eygle.com   eygle.com
eygle.com  
 
Digest Net: 历史军事 Archives

Recently in 历史军事 Category

原文链接:http://qiaojudi.banzhu.net/article/qiaojudi-39-1425452.html

     50多年前从中国大西南败退到泰缅寮边区的原国民党93师,为世所遗、孤立无援,只能靠 为泰国政府征战,用血肉换取栖身泰北荒山的生存权。作家柏杨的一段题词道尽他们的悲惨命运:"一群被遗忘的人,他们战死,便与草木同朽;他们战胜,仍是天 地不容!"他们在丛莽中建立起难民村,度过半原始的艰苦岁月,在泰北原始森林里繁衍生息。美斯乐就是他们的聚居村落之一。

  飘零异域、倥偬半世纪的孤军甫一找到安身之处,便开办学校,让孩子们学习中 文,在这荒芜残破的绝地,传承中华文化的薪火。时至今日,在遥远的泰北,华人仍在努力地,想要翻越由政治和地理造成的心理和文化断层。他们与多民族的泰国 融合时,一刻也没丢下世代相传的中华文明。正如美斯乐的"家长"、94岁雷雨田将军,在提到泰北华人自我认同时,一次次重复的话语:"我们是中国女儿、泰 国媳妇。"

  50多年前,原国民党93师从中国大西南败退到泰缅寮边区,伺机"反攻大陆"。随着形势转变,先后两次撤往台湾后,余下数千人,辗转流落在丛莽里。他们前无出路,后无援助,靠为泰国政府征战,换取在泰北荒山的生存权,最终在美斯乐扎下了根。

  14岁的常丽芳,匆匆到乡公所见了父亲一面,关在乡公所的父亲叮嘱她快跑,去找常家世交、原国民党腾冲县县长,抗日时期曾任滇康缅游击第二路纵队司令的刘绍汤。常父说,刘绍汤一定会收她入伍,要她无论如何要自保,保住常家的血脉。

  那是1950年5月12日。

  第二天,她的父亲、三叔、小叔、二哥,在全城的斗地主大会上被就地正法。常家是腾冲大户,每年光收租子就能收四万多斗米,"是该被斗争清算的人民公敌"。和常家男丁一同被处决的共有20多人,也都是当地大户。

  那时,新中国刚刚成立7个月,云南腾冲解放才5个月,新的腾冲县委在征收公粮时受到种种阻挠,还发生了暴乱。从1950年5月起,腾冲县委县政府的中心任务就是剿匪和减租退押。

  除腾冲外,中国西南的其他地方也不太平,国民党李弥部、李国辉部正在暗中集结,跨过中缅边界逃亡缅甸组建"复兴部队"。虽是各路人马混杂,因为有抗日远征军26军93师底子,他们一直以93师自居。

  常丽芳就是在这时找到了刘绍汤。不久,刘绍汤带着她,和原云南绥靖公署科长马俊回、滇东机场守备司令苏令德等人一并逃往缅甸,投奔李弥。

  孤军出现在金三角

  1950年前后,像常丽芳、刘绍汤这样,先后投奔李弥的云南籍人氏、前国民党残军、边境两侧土司、往来于边境的马帮,多达6000多人。这些人在缅甸、老挝、泰国交界的原始森林中暂时驻扎下来。

  1950年初,李弥带着蒋介石的亲命从台北飞回缅甸。李弥要在三国交界处建立 "反共抗俄救国军滇南边区第一纵队"。12月,李弥任"云南省人民反共救国军总指挥"。从台湾回到缅甸的李弥,还从香港带来了原国民党39师少将师长、抗 战时期武汉卫戍区司令段希文。段出身云南讲武堂,是朱德和胡志明的校友。

  不久,这支受美国资助的军队开始由清迈向中缅边境转运。待残军在人员、补给上得到初步恢复,1951年4月,李弥指挥部队向中国边境上的解放军发动进攻,以失败告终。

  于是,李弥便不再急于反攻云南,将精力放到休养生息上。为了给部下灌输反共思想,他开办了反共抗俄大学,自任校长。同时他还开展多种政干培训,常丽芳就在1952年接受了这一训练,并被分配到政干队第三区。

  这一时期,李弥还做了一件对日后影响较大的事--修建了机场。

  从此,缅北森林边这片空旷场地上,经常有不明国籍的飞机出没,投下食物、军械。有时飞机会在这个简陋的机场降落,走下几名穿美军制服的男人,到森林中考察。

  在缅甸萨尔温江以东地区,到1953年已形成了国民党军事区,培养了近两万人,对外号称十万大军。这十万大军不仅背负着"光复大陆"的使命,还听命于美国中情局,联合钦族、印度雇佣军等缅甸反政府武装向缅甸政府发难。
缅政府军在战争中惨败后,以国民党部队侵占缅甸领土,危害缅甸主权为由,状诉联合国。联合国做出了令李弥部撤军台湾的决议。

  1953年7月,蒋介石派蒋经国飞到泰北看望部队并传达指示:"择佳机,图反攻。"

  1953年底,台湾当局在撤走5000多人后,对外宣布精锐部队已悉数撤离, 余下不听命的部分,不再与台湾有关。但事实上,在缅泰老边界的余留人马,还是为反攻大陆准备的。李弥归台后,1954年台湾派柳元麟赴中南半岛上泰老边境 地区江拉重组"云南人民反共志愿军",共分五个军,五军军长就是李弥当年从香港带来的段希文。

  台湾派来专员整训"志愿军",扩充军械,壮大人员。这支武装为了地盘和毒品生意,经常和缅泰的各种势力发生武装冲突,与中国边境的解放军也时有磨擦。缅甸政府再一次向联合国提出控诉。

  1961年,蒋介石宣布第二次从泰国撤军,这次又撤走了5000人。

  泰国北部还余下4000人。他们的后代,今天向我讲述这段历史时,会不约而同地提到一份"密令",要求"只撤老幼、精干全留",踞此地建立反攻大陆的"复兴基地"。

  留下来的是云南籍军人居多,在台没有势力和社会关系的3军和5军。他们在政治上被孤立后,又被断绝了台湾当局和美国方面的经济支援,彻底成了孤军。

  常丽芳也成为孤军的一员。这一年,她25岁。

  正是1961年的第二次撤军,让《自立晚报》的编辑柏杨得知了这支悬在泰国北 部的国民党孤军,以邓克保的笔名写成《血战异域十一年》(后改为《异域》)一书,将这群身处死地的军人推进了台湾民众的视野。没过多久,这部披露了台湾当 局抛弃残军的小说就成了禁书。但它的影响力仍在不断扩大,影响了台湾几代人。

  命运交汇的路口?

  第二批残军撤台后,为了避开缅军和泰国政府军的追剿,段希文带着5军逃到一个仅有20多户人家的傈僳人村子密索隆。密索隆易守难攻,满山的原始森林虽有老虎出没,却可开垦山地。

  按照中国人的习惯和发音,段希文给这里取了个吉祥的名字:美斯乐。5军就在这里安下了家。

  段希文个人出资办了小学,教授汉字,传授中华文明。自孤军第二次撤台后,从台湾而来的各种援助就随之断绝。段希文明白,反攻大陆已成泡影。上世纪70年代初,他做出了对孤军来说至关重要的决定--宣布"放弃反攻大陆,不与大陆为敌"。

  这是孤军在泰国艰难生存的转折点。

  这一年是1964年,常丽芳28岁。入泰14年,她早已是一个久经丛林战的女兵。在刘绍汤的撮合下,她与运输队排长马文通结合了。

  她后来生了三个儿女。在她女儿马嘉媛的童年回忆里,每个夜晚都看着母亲的劳作入睡,家里堆着似乎永远也缝不完的军用被服、子弹袋、运送粮食的米袋。

  因为,孤军并没有得到真正的安定。先是为了地盘与泰国政府军打,站住脚后为了争夺押运毒品的渠道和坤沙的张家军打,最后是为了生存权与泰国共产党打。
孤军经历了多次决定命运的战役。

  1970年12月开战的叭当战役,泰国国防部作出一个大胆的决定:邀孤军出战。条件是收复叭当后,孤军可成立"泰北民众自卫队"。对孤军来说,有什么比能保留枪支和长期住在美斯乐更诱惑的?

  此后5年中,孤军联合泰国政府军6次出征,为泰国政府夺回了叭当,令泰方朝野皆惊。

  1980年,69岁的段希文心脏病猝发去世。他的参谋长雷雨田掌管五军。孤军在泰国的命运,走到了决定性的1981年。

  今天,美斯乐的泰籍华人还时常提起这一年。在第一代孤军老者口中,它是民国70年或2525年--他们习惯于民国纪年的方式,同时也适应了这个佛国的佛历纪年。

  1981年2月16日,孤军再度为泰国政府出征,3月8日取得考牙之战的胜利,泰国内战结束,泰国王室及泰国政府的地位再无威胁。孤军得到的回报是:有战功的和伤亡人员家属可获得泰国身份证。

  战后,普密蓬国王走进简陋帐篷里,看望伤员。对尊崇王室的泰国人来说,这是多大的荣耀啊,而这些伤兵们对国王俯下的身子竟然无动于衷。有人告诉国王,他们是不懂泰语的中国人。

  泰王至此才知道孤军和政府这桩"参战"与"入籍"的交易。普密篷亲自签发了第一批2000个泰国公民证给这些泰北流浪者,他们子女到了15岁即可入籍泰国。

  中国孤军在泰北的窘境由此扭转。他们从此,是生活在山上而不是被困在山上了。

  新"孤军"

  在泰北,有一个可通往美斯乐和满星叠的缉毒检查站,这里被称为"阿卡三角"。此处下山可以通往清莱、清迈乃至曼谷等繁华世界;向右可以进入世外桃源一般的国际观光区美斯乐;向北则是当年大毒枭坤沙的总部。

  虽然孤军和后代人通过鲜血铺就了一条下山的路,然而下山的路并不平坦。

  常丽芳的女儿马嘉媛出生在1969年,当时山上的小学只能办到4年级。马嘉媛兄妹三人小学4年级以后,就到山下学校就读。

  1980年代初,由于港台"送炭到泰北"活动的兴起,台湾方面开始关注到泰北孤军的艰难,每年提供几十个名额,奖励优等生到台湾上大学。常丽芳的两位哥哥都是赶上了这项资助,得以到台湾读大学。

  然而到了马嘉媛中学毕业时,泰北华人入台规定却变了:没有华侨身份或泰国公民证的人,不得在台湾升大学。

  尽管马嘉媛一满15岁就去申请入籍,但申请了三年还没走完泰政府繁琐的程序。和她一样没有拿到公民证的同龄人,在泰北的唐窝、美斯乐、满堂村等地区还有很多,不少人靠买假护照入台。

  由于无法升入台湾的大学,马嘉媛在当地打工。那几年,哥哥们已经在台湾读完大学,拿到了台湾的身份证。这意味着,他们在台湾有了合法的身份,可以公平地工作、参与社会竞争、成家立业、购车买房,享受健保(即医保)。

 马嘉媛终于拿到"泰国护照"时,已 是1989年。她来到台中就读商专补校,然而,三年后当她从补校毕业时,台湾的政策又变了--持护照的学生不能再申请台湾身份证。台湾方面希望持护照者学 成以后能"回到侨居地,在侨居地学以致用,发扬中华文化"(马嘉媛《我的经历》);更何况当时很多孤军子女手里拿的还是假护照,一经查出就没了任何法律保 护。就这样,一批批命运相似的"马嘉媛"滞留在台湾,不能合法打工,也没有护照回泰国,成为新时期的"孤军"。

  1995年,台湾星光出版社将回台孤军子女的文章结集,出版了《孤军后人的呐 喊--我们为什么不能有身份证》一书。其中一位名为陈绍良的男青年写道:"撤军到台湾的子弟,政府照顾得很周到,撤军到泰国的子弟,回到台湾就让我们自生 自灭,这合理吗?本来我们这群孤军后裔想去找民进党员来帮我们处理这件事,可是我们想一想,我们是国军子弟,父亲们为了保家卫国,奉献了一生......所以我们 不能这么做。"他已然无意中记录下1992年民进党对国民党所构成的威胁。

  两蒋时期忠贞地受命于"复兴"的军人及后代,在孤苦中始终没有放弃自己对"中国人"这一概念的认同。

  然而,2000年以前,国民党对孤军后人身份合法化的吁求反应迟缓。等到民进党上台,陈水扁推行"去中国化",又岂能容得下国民党孤军后人居留台湾呢?直到2008年国民党重新执政后,这一历史问题才被推进了一步。

  天地国亲师

  今天的泰北,华人的生活业已发生很大变化,禁毒后的美斯乐,果林茶园成为支柱经济,这块建有皇家佛塔的风水宝地已成国际观光区。

  一些经济相对富裕的家庭希望孩子们在曼谷、清迈或国外的大学毕业后,回家创业。第二代积累下的财富,第三代正在用于求学。更多的家庭是希望孩子能在外面多挣些钱,家里可以盖起楼房,买得起汽车。

  在美斯乐,每年都有不下20户人家往曼谷输送大学生,他们有的从曼谷毕业后又出国留学。从曼谷或清迈的大学毕业后,只有少数孩子愿意回美斯乐来创业。毕竟在曼谷工作机会多,会华文的学生又能找到一份月薪七、八千或上万泰铢的工作。

  随着泰北生活的改善、孤军子弟在泰国就业机会的增多,自然地挽留住一部分华人青年。看到收入水平与台湾相当,他们开始也像老一代那样,愿意落地生根。

  泰北的中国人家里,都供着"天地国亲师"的牌位。他们看上去比中国大陆更恪守这种人类敬畏与感恩的传统,历史与现实,又将泰北华人的家国概念塑造得层次丰富。

  两岸和解启动以来,孤军第二代中很多人都参与过和大陆的商贸来往,第三代的发 展方向变得多元。一位开茶社的老板告诉我:"孩子发展由他们自己定了,想去大陆发展也行,你们两岸都开始和解了,我们还怕什么;到台湾也可以;留在英国也 可以。到清迈也没问题,那儿房租比台北低。回到美斯乐?当然好啊,这里有家嘛"。


 陆上的车辆和空中的飞机,以及江河船舶,其速度计量单位多用千米(公里)/小时,而海船(包括军舰)的速度单位却称作"节"。

  早在16世纪,海上航行已相当发达,但当时一无时钟,二无航程记录仪,所以难以确切判定船的航行速度。然而,有一位聪明的水手想出一个妙法,他在船航行时向海面抛出拖有绳索的浮体,再根据一定时间里拉出的绳索长度来计船速。那时候,计时使用的还是流砂计时器。为了较准确地计算船速,有时放出的绳索很长,便在绳索的等距离打了许多结,如此整根计速绳上有分成若干节,只要测出相同的单位时间里,绳索被拉曳的节数,自然也就测得了相应的航速。于是,"节"成了海船速度的计量单位;相应地,海水流速、海上风速、鱼雷等水中兵器的速度计量单位,国际上也通用"节"。

  "节"的代号是英文"Knot"的词头,采用"Kn"表示。1节等于每小时1海里,也就是每小时行驶1.852千米(公里)。航海上计量短距离的单位是"链",1链等于1/10海里,代号是英文"Cable"的词头,用"Cab"。

  海里是海上的长度单位。它原指地球子午线上纬度1分的长度,由于地球略呈椭球体状,不同纬度处的1分弧度略有差异。在赤道上1海里约等于1843米;纬度45°处约等于1852.2米,两极约等于1861.6米。1929年国际水文地理学会议,通过用1分平均长度1852米作为1海里;1948年国际人命安全会议承认,1852米或6O76.115英尺为1海里,故国际上采用1852米为标准海里长度。中国承认这一标准,用代号"M"表示。

  此外,舰船上锚链分段制造和使用标志长度单位也用"节"通常规定锚链长度27.5米为1节;中国舰艇的使用标志以2O米为1节。

  现代海船的测速仪已非常先进,有的随时可以数字显示,"抛绳计节"早已成为历史,但"节"作为海船航速单位仍被沿用。

二战战场经典语录

| No Comments

1. 俄国虽然大,但是没有地方可退!我们身后就是莫斯科!
――面对20多辆德国坦克的冲击,苏军一个战斗小组的指挥官发出了这样的呼喊,他们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仍然坚守着自己的阵地。在德军听来,这千百万红军将士发自肺腑的呐喊,比严冬的寒风更另他们战栗。

2.命令前线官兵坚决抵抗!卢沟桥即尔等之坟墓,应与阵地共存亡!

――七七事变中,二十九军军部发给前线的电报。随后,不可一世的日军第一次遭到了中国军队全面的顽强的抵抗!如果中国军队都能如此视死如归,那么抗战也许就不必打8年了!

3.让他们多送几个日本鬼子来受死吧!
――当珍珠港硝烟弥漫的时候,当南太平洋的盟军被打得丢盔弃甲的时候,日军却在小小的威克岛吃了亏。据说这是一个排长在战斗中发出的电文。虽然战后采访他的时候,他说:“我他妈的什么时候说过这话!” 但是这个最后的电文在当时却极大的鼓舞了美国人的士气!

4.进攻,进攻,再进攻!
――面对两倍于己的日本海军,美国海军中将(后晋升上将)哈尔西发出了这样的咆哮!最终,损失惨重的美军终于顶住了日军的进攻,从而赢得瓜岛战役的胜利。

5.我们能打败那些德国混蛋和意大利杂种!我们不但要枪崩了那些狗娘养的,我们还要掏出他们的内脏润滑我们的履带!
――在诺曼底登陆前巴顿发出了这样的动员令,几乎每个官兵都记住了这位上将司令的信条:“战争就是杀人的买卖,你不放他的血,他就宰了你!”在随后的战争中,美军所向披靡。

6 .你是投降还是毁灭?”――来劝降的德军
“Nuts!”――美国101空降师师长麦考立夫(McAuliffe)简单、粗鲁的语言,表现出一个美国硬汉的鲜明形象。正是由于他们的坚强。德军在二战中的最后一次进攻――阿登战役,以美国的胜利告终。

 

一战阿登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欧洲出现了暂时的和平。法国是一战的主要战胜国,不但得到了战败国德国的巨额赔款,还收回了50年前因普法战争战败而被德国割走的边境行省阿尔萨斯和洛林。但是,法国在战争中损失惨重,东部和北部国土遭到了严重破坏,牺牲了大批青年人的生命,这成为了法国人心中难以愈合的伤口。

为了不使战火再一次烧到法国的国土上,也为了能永久保住阿尔萨斯和洛林,法国人一直在绞尽脑汗地思考着对策。法国人心里明白,德国虽然现在战败了,有些灰头土脸,但是凭着日耳曼人的优秀素质和坚韧精神,难保不会东山再起。一旦战端重开,法国能否取胜实在无法预料。从拿破仑时代起,法国的军事理论就是进攻性的。然而在普法战争中,法军的进攻性战略遭到了惨败,此后一度被军界上下质疑。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法国人在运动战上打不过德国人,可是凭着掘壕据守的阵地战却遏制了德军的攻势,并取得了最后的胜利。因此,一战结束后,防御理论又在法国军界大行其道。

1929年,法国陆军部长马奇诺提出了一个设想:沿德、法750公里长的边境线,修筑一条永备防御工事,可以保障阿尔萨斯和洛林的安全,并能御敌于国门之外。其时正是席卷世界的经济大危机期间,法国的财政十分困难。但是为了保障国家安全,法国政府还是决定投入巨资兴建这项工程。法国集中了全国最好的建筑设计师、工程师和专门工厂,征用大量优质钢材和水泥,工人们日夜苦干,从1929年一直修到1934年,耗资2000亿法郎,相当于法国20年国防开支的总和,终于完成了这项宏伟的工程。法国政府便以陆军部长的名字将这条防线命名为“马奇诺防线”。

马奇诺防线东起法国与瑞士及德国边界交汇处,向西北延伸至法国和卢森堡、比利时交界处,全长750公里,涵盖整个法德边界。马奇诺防线全部由钢筋混凝土工事构成,优质钢筋用了15万吨,混凝土面积达150万平方米,巨型堑壕前后3道,纵深达5公里。最前沿是大片地雷场及层层叠叠的铁丝网,工事主体处于地下,顶盖厚达1米,可以经受住重炮轰击。工事周围修有无数个钢板护顶的碉堡和永备火力点,配备有各种轻型和重型火炮及大量的轻重机枪,可以从四面交叉火力打击来犯之敌。工事深入地下达150米,修有为数众多的通道和屯积点,包括公路、铁路、弹药库、医院、仓库和屯兵洞,还修有俱乐部、娱乐场和电影院。工事各处与前沿暗堡、永备火力点全能通连,地上地下融为一体,并储存有足够几十万军队维持1年的大量食物和饮水。整个马奇诺防线代表了当时世界最先进的建筑工程水平,称得上固若金汤。

法国军界上下一片乐观,普遍认为马奇诺防线修成后,德国人已经不可能从东部侵入法国了。从马奇诺防线最西端向西北至英吉利海峡的法国北部地区还有一段250公里长的边界,分成二部分。一部分是阿登森林区,地势狭隘、河流纵横、山林茂密,非常不适合大部队和坦克的行进,法国人认为这里不可能是德军的主攻方向,所以只留下少量部队监视;另一部分是阿登向西直到大西洋的法国与比利时边界,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德国正是从此处侵入法国的。比利时和法国是盟国,在德比边境上也修筑了一条坚固的防线,沿途有许多坚不可摧的军事要塞,如列日、埃本埃马尔等,德军要想通过此处绝非易事。法国人认为在德军攻克这些要塞之前,法国军队和英国远征军就会赶到增援,从而将战线限制在比利时境内。因此,法国在北部的法比边境维持了一支庞大的军队,随时准备应付战争的发生。

1933年,纳粹党魁希特勒上台后,大力鼓吹法西斯主义,积极扩军备战,德国迅速崛起。希特勒野心勃勃,他的目标是要让日耳曼人统治世界,消灭不共戴天的仇敌犹太人和俄国共产主义。其次是找英法算账,报第一次世界大战战败之仇。

当时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对社会主义苏联非常仇恨和恐惧,他们虽然不愿看到德国崛起,但更希望利用德国来对付苏联。所以英法等国对德国实行绥靖政策,一再纵容,眼睁睁看着德国吞并了奥地利和捷克斯洛伐克,却仍幻想着德国下一步会打苏联。1939年9月,德国确实又动手了,但打的不是苏联,而是英法的盟国波兰。无奈之下,英、法相继对德国宣战,将大军开到法德边境上。随后出现的是一副战争奇景:东线波兰军队正被德军打得落花流水,亡国在即,而西线英法百万大军却不发一枪一弹,与兵力薄弱的德军静坐对峙,时间长达8个月。历史上将这段奇景称为“奇怪的战争”。其实没什么奇怪的,英法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宁可牺牲盟国,也不希望和德国开战,还是幻想着德国能回头去打苏联。

志愿军解密文件

| No Comments

  谈韩战,不能不谈停战谈判。交战双方在谈判桌上交锋激烈的程度一点不亚于战场。人们常说,战争是政治的继续,而在朝鲜停战谈判中恰恰相反,成为政治是战争的继续。战场上打得好,在谈判桌上口气就硬;反之,仗打得窝囊,就无法在谈判桌上挥洒自如。实际谈判的结果也确实反映了当时战场的形势。中国主流媒体一谈韩战,无不以胜利者自居,认为自己打了个漂亮的大胜仗,但却无法解释,大胜仗为何不能导致谈判桌上哪怕一点点小胜呢?这点在当前信息开放的时代应当重新检讨,目的是还历史以本来面目。
  停战谈判在中国主流媒体出现的机会较少,主要是因为在这方面确实没有什么直得炫耀的,吃了亏自然没有脸面大声声张。偶尔提及,也是尽量避免细节,尽讲些官话,如谴责美帝国主义如何傲慢无理,没有谈判诚意,而我方又如何有理有力有节地针锋相对地进行斗争,最后逼迫美帝乖乖地在和约上签字。这些对小学生式的说教是无法令有思考能力的人信服的。如今我们面对前苏联的解密文件,重新审视那段历史的来龙去脉。
  在一九五一年中,五次战役结束后,战场进入相持阶段。这时交战双方都意识到谁也消灭不了对方,不约而同想到了停战。以前也有几次其中一方提出停战被另一方拒绝的,因为拒绝的一方认为打下去有利可图。现在不同,打下去谁都没好处。但是,要停战就要讲条件,双方都在争取对自己有利的条件。
  ……

About this Archive

This page is an archive of recent entries in the 历史军事 category.

人生百味 is the previous category.

孕产婴儿 is the next category.

回到 首页 查看最近文章或者查看所有归档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