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cember 2006 | Digest首页 | March 2007 »

January 30, 2007

修改终端服务端口的方法

出处:http://www.eygle.com/digest

摘自:
http://www.blueidea.com/computer/system/2003/1158.asp

Windows 2000 下的修改办法

  win2k的终端服务可以运行在两种方式下:远程管理或应用程序服务器模式。

  远程管理模式:允许一定数量的管理员远程管理这个服务器,这个模式对服务器性能的影响程度最低。

  应用程序服务器模式:允许远程用户运行一定数量的应用程序,这个模式优化应用程序响应时间。还记得以前的瘦客户机吧?现在你可以用一台486计算机安装一个win95,用这种模式连上2000服务器,运行以前你无法运行的3DMAX、AutoCAD2000……。

  终端服务默认端口号:3389。
  更改原因:不想让非法用户连接到服务器进行登录实验。当这台服务器托管在外时更不希望发生这种情况,呵呵,还没忘记2000的输入法漏洞吧?

  更改方法:
  一、服务器端:
  1、第一处
  运行regedit,找到[HKEY_LOCAL_MACHINE \ SYSTEM \ CurrentControlSet \ Control \ Terminal Server \ Wds \ rdpwd \ Tds \ tcp],看到右边的PortNumber了吗?在十进制状态下改成你想要的端口号吧,比如7126之类的,只要不与其它冲突即可。
  2、第二处HKEY_LOCAL_MACHINE \ SYSTEM \ CurrentControlSet \ Control \ Terminal Server \ WinStations \ RDP-Tcp,方法同上,记得改的端口号和上面改的一样就行了。
  二、客户端:
  打开客户端管理连接器,单击已经建好的某个连接,单击“文件(file)”→“导出(Export)”……
  用记录本或其它文本编辑软件找开刚导出的这个.cns文件,找到“Server Port =3389”这一行了吗?
  把这个默认的3389改成与服务器一样的端口号就行了。

Windows XP/2003 下的修改办法

  使用XP或2003的客户端,它可以显示多彩,还可以有声音,功能更强大。但终端客户端连接端口的修改方法与WIN2000有一定区别:

  按照原来更改2000的客户端的思路,把XP、2003的默认配置另存(在连接界面上单击“另存为”),和2000不一样的是:XP、2003的配置文件后缀是.rdp,WIN2000的是.cns
  用记事本打开这个地default.rdp文件,在里面没有发现什么3389的东东(2000的配置文件是有的),没有这句端口的配置我们就给它加上,假定现在的端口为8933,如下:
server port:i:8933

  保存,退出即可。

Posted by eygle at 6:31 PM | Comments (0)

January 28, 2007

分析师称Live品牌给微软带来负面影响

出处:http://www.eygle.com/digest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1月28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分析师近日表示,Windows Live互联网服务蹩脚的品牌战略已经给微软带来负面影响,而且使得该公司在网络搜索领域赶上Google的机会越来越小。

  微软已经下调了其互联网服务2007年的销售额增长预期,增幅由11%降至3%到8%。与此同时,微软也认识到该公司在网络搜索市场占有的份额持续下滑。根据尼尔森互联网研究公布的最新数据,过去一年Windows Live Search处理的搜索请求数量下滑了近10%,而Google则增长了22%以上。整体来看,Google在美国网络搜索市场占据了51%的份额,雅虎以24%的市场份额紧随其后,而微软的市场份额仅有8%。

  分析师表示,尽管现在宣告Windows Live失败还为时尚早,但在推出之后的第一年里,它的表现的确令人失望。《微软方向》的Windows分析师迈克尔·切瑞(Michael Cherry)表示:“在与Google争夺基于广告的消费软件市场的过程中,很多人认为微软不进反退。不过,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不能用季度之间的对比来衡量。”

  在微软上周发布的财报中,只有整个互联网服务业务的财务数据,而不包含Live服务的详细信息。但种种迹象表明,正是由于这一新品牌表现不佳,微软互联网服务业务的业绩整体出现下滑。2007财年第二季度,微软在线服务业务部门运营亏损为1.55亿美元,去年同期运营利润为 5800万美元。市场研究公司Gartner的分析师大卫·史密斯(David Smith)表示:“Windows Live品牌给用户带来了困扰,给微软带来了负面影响,它也许就是导致微软在搜索领域与Google的差距越拉越大的罪魁祸首。”

  史密斯同时称:“微软打造了一个全新品牌,但没能体现出它的不同之处。现在还无法对微软的这一战略盖棺定论,但毫无疑问,微软需要让人们明白它的战略。”为了打造Windows Live品牌,微软已经投入了数十亿美元的资金。在这一过程中,微软将免费的消费互联网服务,如电子邮件和即时信息服务从MSN品牌分离出来,并打造了自己的搜索引擎和付费搜索平台。

  2006年5月,微软推出了自己的付费搜索系统AdCenter,希望籍此在这一领域赶上领先者 Google。不过,只有Windows Live Search在搜索市场占据相当大的市场份额,AdCenter才有望获得成功。然而,又有多少用户使用微软的搜索引擎呢?在去年11月举行的 Web2.0大会上,很多人甚至表示,根本不知道微软还提供互联网搜索服务。

  微软在线服务集团主管亚当·索恩(Adam Sohn)承认,该公司在网络搜索和网络广告领域的发展速度的确未能达到预期。他说:“我们对这一转型过程感到满意,但在发展过程中我们还面临不少挑战。无论如何,我们还有着巨大的增长空间,未来我们将致力于提升增长速度和市场份额。”(奥托)

Posted by eygle at 8:56 PM | Comments (0)

January 23, 2007

中文编码基础知识介绍

出处:http://www.eygle.com/digest

GB2312
范围: 0xA1A1 - 0xFEFE
汉字范围: 0xB0A1 - 0xF7FE
GB2312码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汉字信息交换用编码,全称《信息交换用汉字编码字符集--基本集》,由国家标准总局发布,1981年5月1日实施,通行于大陆。新加坡等地也使用此编码。 GB2312收录简化汉字及符号、字母、日文假名等共7445个图形字符,其中汉字占6763个。GB2312规 定"对任意一个图形字符都采用两个字节表示,每个字节均采用七位编码表示",习惯上称第一个字节为"高字节",第二个字节为"低字节"。GB2312- 80包含了大部分常用的一、二级汉字,和9区的符号。该字符集是几乎所有的中文系统和国际化的软件都支持的中文字符集,这也是最基本的中文字符集。其编码 范围是高位0xa1-0xfe,低位也是0xa1-0xfe;汉字从0xb0a1开始,结束于0xf7fe。


GBK
范围: 0×8140 - 0xFEFE

GB2312-80 仅收汉字 6763 个,这大大少于现有汉字,随着时间推移及汉字文化的不断延伸推广,有些原来很少用的字,现在变成了常用字,例如:朱鎔基的“鎔”字,未收入 GB2312-80,现在大陆的报业出刊只得使用(金+容)、(金容)、(左金右容)等来表示,形式不一而同,这使得表示、存储、输入、处理都非常不方 便,对于搜索引擎等软件的构造来说也不是好消息,而且这种表示没有统一标准。从我们对人民日报 98 年数据的处理过程中,得出这样的经验:回填外字最困难的就是如何得到这种表示方法的集合。


为了解决这些问题,以及配合 UNICODE 的实施,全国信息技术化技术委员会于 1995 年 12 月 1 日《汉字内码扩展规范》。GBK 向下与 GB2312 完全兼容,向上支持 ISO-10646 国际标准,在前者向后者过渡过程中起到的承上启下的作用。


GBK是GB2312-80的扩展,是向上兼容的。它包含了20902个汉字,其编码范围是0×8140-0xfefe,剔除高位0×80的字位。其所有字符都可以一对一映射到Unicode2.0。


字集
GBK 共收入21886个汉字和图形符号,包括:


GB2312 中的全部汉字、非汉字符号。
BIG5 中的全部汉字。
与 ISO-10646 相应的国家标准 GB13000 中的其它 CJK 汉字,以上合计 20902 个汉字。
其它汉字、部首、符号,共计 984 个。
GBK 编码区分三部分:


汉字区 包括
GBK/2:OXBOA1-F7FE, 收录 GB2312 汉字 6763 个,按原序排列;
GBK/3:OX8140-AOFE,收录 CJK 汉字 6080 个;
GBK/4:OXAA40-FEAO,收录 CJK 汉字和增补的汉字 8160 个。
图形符号区 包括
GBK/1:OXA1A1-A9FE,除 GB2312 的符号外,还增补了其它符号
GBK/5:OXA840-A9AO,扩除非汉字区。
用户自定义区
即 GBK 区域中的空白区,用户可以自己定义字符。
編碼
GBK 亦采用双字节表示,总体编码范围为 8140-FEFE 之间,首字节在 81-FE 之间,尾字节在 40-FE 之间,剔除 XX7F 一条线。


微 软公司自 Windows 95 简体中文版开始支持 GBK 代码,標準叫法是 Windows codepage 936,也叫做 GBK(國標擴展),它也是 8-bit 的變長編碼。據我所知 GBK 從來沒成爲過正式的國家標準,只不過因爲 Windows 的普及,它已經成爲事實上的標準了。但目前的多数搜索引擎都不能很好地支持 GBK 汉字。


由前电子部科技质量司和国家技术监督局标准化司于1995年12月颁布的指导性规范。(GBK的 K是“扩展”的汉语拼音第一个字母)
GBK作为非 UCS ( ISO/IEC 10646 ) 体系的代码页,适用于中文信息的处理、交换、存储、传输、显现、输入和输出。
GBK 与国家标准 GB 2312-80 信息处理交换码所对应的、事实上的内码标准兼容;同时,在字汇一级支持 ISO/IEC 10646-1 和GB 13000-1 的全部中日韩 (CJK) 汉字(20902字)。GBK除了包含GB2312-80 和GB12345-90中包括的全部非汉字符号外,还涵盖我国台湾地区中文标准交换码TCA-CNS 11643 -92 ( 与其对应的内码为Big5;以下用Big5泛指二者。) 中的绝大多数符号。
从Windows95中文版起,Windows NT 3.51, 4.0, Windows2000, Windows CE, Linux已经全面支持GBK,起到了从GB 2312向Unicode过渡的承上启下的重要作用。
GBK尽管在字汇一级支持CJK,是目前最大的Code Page ;它在体系结构、代码空间上,仍然是完全不同于ISO/IEC 10646 和Unicode的。


BIG5
范围: 0xA140 - 0xF9FE, 0xA1A1 - 0xF9FE

Big5是台湾的IIIT1984年发明的,CNS 11643-1992( Chinese National Standard)
是扩展版本,主要大家用的还是big5
每个字由两个字节组 成,其第一字节编码范围为0xA1~0xF9,第二字节编码范围为0×40~0×7E与0xA1~0xFE,总计收入13868个字 (包括5401个常用字、7652 个次常用字、7个扩充字、以及808个各式符号)


GB18030:


GB18030-2000(GBK2K)在GBK的基础上进一步扩展了汉字,增加了藏、蒙等少数民族的字形。GBK2K从根本上解决了字位不够,字形不足的问题。它有几个特点:


它并没有确定所有的字形,只是规定了编码范围,留待以后扩充。


编码是变长的,其二字节部分与GBK兼容;四字节部分是扩充的字形、字位,其编码范围是首字节0×81-0xfe、二字节0×30-0×39、三字节0×81-0xfe、四字节0×30-0×39。


它的推广是分阶段的,首先要求实现的是能够完全映射到Unicode3.0标准的所有字形。


它是国家标准,是强制性的。


补充:


中文信息编码标准,常用的是GB2312-1980,GB12345,GB13000(GBK),
以及最新标准GB18030。


GB2312的汉字编码规则为:第一个字节的值在0xB0到0xF7之间,第
二个字节的值在0xA0到0xFE之间。


GB12345和GB13000是对GB2312-1980的扩充,所有已经包含在GB2312
中的汉字编码不变,另外增加更多的码位。其编码规则大致为:第一
个字节的值在0×81到0xFE之间,第二个字节的值在0×40到0xFE之间。


GB18030 是最新的汉字编码字符集国家标准, 向下兼容 GBK 和 GB2312 标准。
GB18030 编码是一二四字节变长编码。 一字节部分从 0×0~0×7F 与 ASCII
编码兼容。 二字节部分, 首字节从 0×81~0xFE, 尾字节从 0×40~0×7E 以及
0×80~0xFE, 与 GBK标准基本兼容。 四字节部分,
第一字节从 0×81~0xFE, 第二字节从 0×30~0×39, 第三和第四字节的范围和前
两个字节分别相同。 四字节部分覆盖了从 0×0080 开始, 除去二字节部分已经
覆盖的所有 Unicode 3.1 码位。也就是说, GB18030 编码在码位空间上做到
了与 Unicode 标准一一对应,这一点与 UTF-8 编码类似。


UTF_8字符集


UTF-8是UNICODE的一种变长字符编码,由Ken Thompson于1992年创建。现在已经标准化 为RFC 3629。UTF-8用1到6个字节编码UNICODE字符。如果UNICODE字符由2个字节表示,则编码成UTF-8很可能需要3个字节, 而如果UNICODE字符由4个字节表示,则编码成UTF-8可能需要6个字节。用4个或6个字节去编码一个UNICODE字符可能太多了,但很少会遇到 那样的UNICODE字符。


Hong Kong GCCS是香港政府为big5加的3049个字,(Government Chinese Character Set)
香港增补字符集(HKSCS)是后来的标准,包括了Big5和ISO10646的编码,所以HKSCS的big5
版是补充了GCCS的增强版,ISO10646是UCS(universal character set),ISO是政府组织
Unicode是电脑业界组织,不过UCS和Unicode的字库一样

编码字数统计:
GB2312 6763个汉字
GB12345 6866个汉字
GBK 21003个汉字
GB18030 27000个汉字
Big5 13053个汉字
CNS11643 48,027个汉字

Posted by eygle at 11:23 AM | Comments (0)

January 16, 2007

谢文、keso、麦田新年对话:社区2007

出处:http://www.eygle.com/digest

(原文链接)

时间:2006年12月29日
地点:北京罗马花园附近茶馆
参加人:
谢文,中国互联网老兵,前雅虎中国CEO
洪波(Keso),最有影响力的中文blogger之一,donews网站总编
麦田,研究社区的中文blogger,蚂蚁社区CEO

概要:
对话分三个部分。在第一部分,谢文、keso和麦田,在2006年底对中文互联网进行了回顾,探讨了当前中文互联网业界发展的特点和问题;在第二部分,三人对web2.0和社区从一般原则到运营实践进行了探讨;在第三部分,三人对中文互联网2007年的发展进行了展望。

此次对话,长达4个半小时,既是谢文离开雅虎中国之后,首度公开、全面、深入讨论中文互联网;也是对web2.0和社区颇有研究的谢文、keso和麦田三人第一次对话;因此整个对话内容非常精彩,值得国内互联网从业人员,特别是web2.0创业人员借鉴参考。

更多讨论:
博客:Web2.0圆桌――谢文、keso、麦田的合写博客,网址:http://my.donews.com/webtwo
专题:社区研究――国内关于社区运营实务的专业讨论版,网址:http://www.maayee.com/Topic/176353/

一、“效率差3倍!”

麦田:谢总你好。我希望这次我们聊聊关于社区方面比较细的一些问题,然后就是宏观方面的泛泛的也聊聊

谢文:可以啊,咱们就是瞎聊。

麦田:另外我还约了洪波(keso),我觉得洪波是比较实事求是的;我做互联网不太长的时间,但是我觉得这行里面玩虚的人太多了

谢文:不光是虚,现在都是买通舆论言论,后面都有利益。这就很没意思。

麦田:是啊,现在PR太厉害了。洪波马上到,我们先聊聊我现在做的蚂蚁社区(www.maayee.com)?我们刚起步。

谢文:关键是成长率!要稳定成长,网站大小不论,关键是要保持一个势头。 如果你感觉一个月左右停滞了,一定得变,一定在什么地方要变;另外不要搞虚的,一看不行了,拿推广来弄,弄半天他留不住,还是要想办法保持一个成长势头,差不多到最高在线人数在1万人左右,基本上就挡不住了,你不弄它都会自动成长。但是应该尽快缩短这个启动期的时间,6-9个月启动

麦田:但是这块确实是比较难的。我觉得我们蚂蚁社区现在是比较快的,前几天我在donews上发了个帖子,我说我们改版了alexa冲到了。。。

谢文:我看到有人说你灌水了,哈哈

麦田:没有,没有,其实我真的没有灌水。我后来分析了一下,主要因为我们正好是在改版之前,把带宽加了,一般加带宽都能增长30%,再加上我们改版

谢文:你现在,我看你到2000多名

麦田:嗯,但它稳定应该在7000名左右。

谢文:那就是每天3-5万人访问

麦田:对,差不多就是这样

谢文:人均pv多少?

麦田:人均PV我从后台看是10左右

谢文:还算健康。

麦田:对,因为我也是比较重视“人均PV”这块

谢文:黏性很重要,“种子”很重要。你说校内网最后之所以能比较喜剧地收场,它很大程度上就是先有一个真实人群,黏的非常紧,平均30几个PV,然后这批人呼朋唤友,然后就一下起来了

麦田:是的
谢文:这些核心人口“种子”也是你网站将来的品位啊,方向啊,格调啊的基本型

麦田:其实我觉得现在做社区的人,好多不知道,其实第一个基础就是您刚才说的“真实性”,这个其实是相当重要的,就是来的绝对不能是“马甲”

谢文:效率差3倍!你如果说假的人黏性是20%的话,那么真人的就是60-70%,一个顶三、四个人

麦田:至少是这样

谢文:对,至少是这样

麦田:而且还是没有扩展的时候,如果真的扩展的时候,效率还会更高。。。

二、“PR现在对我来说是贬义词”
(keso到,三人对话正式开始)

谢文:洪波,你现在从一个纯评论家到近距离的角度观察mop,有什么感想啊?我猜你感慨少不了,但人在屋檐下,有些话不好说?

Keso:说实在的,一个是本身对老板嘛,不评论比较好。(笑)。再一个呢,我也确实没有特别关注mop

谢文:其实应该观察mop,mop把互联网公司的毛病集中体现了。

麦田:我是觉得今天我们聊完以后,三个人都看了聊天记录之后,再推出去

谢文:我不看,我相信你们,只要别把你说的话塞到我嘴里,你们随便;一些媒体采访我,我都不看,只要你们保证真实;你要是不真实,胡弄,我下次不理你。我就这么一个原则,没那么严重

Keso:我也不看

麦田:那我们敞开了谈。我想的是首先把06年发生的事情盘点谈谈――从年初的风险投资火热,到年末的“海底光缆断网”,包括风投也走了,我觉得“断网”这个事情比较有象征意义(衰落);这一年过得也挺逗的!

谢文:我是看你们俩的博客。洪波的博客是过一段时间,集中看一眼;麦田的博客是别人和我说了,我去看一眼。我觉得你们俩的博客观察的角度不一样,洪波更多的是抓住一个点讨论,麦田比较学术或者说跟着自己的思考在走,而不是跟着事件在走。洪波好像没完整,系统对产业的?

Keso:嗯,没有,我的(博客)是零星的。

谢文:现在业内敢说真话,能说出来别人还愿意看的真话的人不多,所以洪波这个地位不容易!应该扮演这个角色。

Keso:没有没有。

谢文:现在整体的网络话语权被金钱代替,一些事情让我深深知道什么是“有钱能使鬼推磨”,(三人笑),什么是PR――PR现在对我来说是贬义词,完全是随心所欲,根据需要,胡说八道,只要给钱就行。但是一个产业要想长期稳定,正常发展,还是要有那么几个(不是PR)的吧,方兴东算一个,祝志军那里也算一个,donews也算一个,不过最近好像有点随意,没太精心地做,有几个这么样的声音,比什么IT频道要好

麦田:我自己也是非常喜欢keso的博客,第一次见到keso我就和他说,其实我是跟着keso的博客学习互联网的。因为我以前是做软件的。

谢文:keso是以敏锐著称

Keso:但我觉得你(谢文)刚才说的大的形势是没错,中国互联网好像就是这样的,大家不是真正在做事情,而是在玩心计、口水仗,而这也是现状;而这种现状单凭几个人力量,难以根本扭转。

谢文:还是有点用,另外咱们从私利上讲,一个产业比较健康,大家就活得比较舒服;如果一个产业完全被几个人包庇,他们的“玩法”垄断,那别人努力是没什么用的。比如国内web2.0的一些融资,我完全看不懂,仔细一看,背后都是一些不能说的“玩法”。实际上国内web2.0到现在为止,没有明显成功者或领先者;比如说你看美国的web2.0,不管怎么说,美国的前十名中web2.0有了好几个,myspace,youtube,orkut,craigslist,facebook,blogger,全世界前20,美国前10。然后你看他们现在好像都卖掉了,其实他们自己做也都还可以。在中国你看,没一个排前10的,前20的勉勉强强把mop,51排进去。这里面一些vc起了坏的作用。

麦田:这个问题我前段时间和keso也聊过,洪波谈的有一点很有道理。我们觉得不只是vc的问题,也有国内大站的原因。你看国外google就收购了youtube;而国内大站不这么想,它才不投资呢,它了不起等你做的差不多了,它自己做,复制一个

谢文:这个我不认为。现在不象95年、96年,或者到98年之前,完全是处女地,只要你喜欢互联网,你就是老大,这种情况只能在行业初起的时候。后来一定是新的冲击老的,老的压制新的;任何产业,只要稍微有点历史的,都是这样。任何产业都一样,没什么区别。美国也一样。我觉得这个不是(中国web20没起来)最主要的原因。更何况,这些传统的大网站,并没有认真做web2.0,或者按照网民的观点,按照我们的观点,它并没有大规模尝试web2.0,或者用web2.0来颠覆原有业务

Keso:我看过一些国外的评论说,国外的那些web2.0创业公司已经可以靠广告,在一个小规模应用模式下,靠广告维持生存了,所以他可以完全发挥自己的想法,发挥自己的创意

谢文:那这是到了中间阶段,象facebook今年营收5000万美元;换到中国环境,同比大致相当于5000万人民币;5000万人民币,打平也差不多了,如果它不大花钱;所以它就比较自如,可以敢说不卖了,其实你说myspace,你说youtube,当时都可以不卖的。但是从0到这个阶段?

Keso:中国的环境实在太恶劣了,让人有点看不到希望了。

谢文:没有那种美国有一些些vc,真的是广种薄收,我差不多我都投一点,试试看,十中九不收,中一个就全部回来了。

Keso:中国没有这样的投资商

谢文:开始也有点象这样的投资商,后来就完全变了。按照资本逻辑,而没有按照互联网产业的逻辑,生长的逻辑投资的。

三、“所以大家都是学这些坏毛病”
麦田:嗯,要不我们先聊聊今年发生的大事?

谢文、keso:好的。

麦田:今年有什么大事?其实我第一时间想起的就是张钰事件,就是优酷上做视频的那个。我觉得比较有戏剧性。我参加过古永锵去5G的那次会议,在会议上,古永锵说优酷要做让业余用户上传内容;当时在5G开会的时候,我就比较疑惑他们会怎么做;然后就出来了张钰视频,然后alexa曲线一下子就上去了;然后融资就到位了――至少从结果上看,因为我们在外部嘛,从结果上来看,优酷还是做的比较戏剧性,比较有特点的。所以这件事情是我自己感觉今年第一个比较有印象的事情。

其实我感觉今年第二件事情,按照时间来说,就是三月份donews的6周年大会,去的人太全了,做互联网的人基本都去了。其实我估计当时很多人可能有类似我的想法:“如果一颗炸弹扔在会场,中国的互联网就停止了”。更重要是我觉得那个会议也是有代表性,年初嘛,正好代表风投也比较重视互联网这块,代表今年年初互联网火热。

第三件事情就是今年新浪博客媒体起来了,把别的博客打的比较惨。我个人觉得这也是今年的一件大事。

Keso:我接着这个话题来说一下。实际上我可以看到,你刚才举的这几件事情,以优酷和新浪博客来说,完全是web1.0的操作手法,就象你说的,当作媒体来操作;而不是当作用户自己需要的一种工具,更不可能当作社区,完全不是做社区的路子。但是因为他们的影响力大,新浪,正好昨天南方周末有一个报道,陈彤说了很多话,就是说靠分等级,给人分等级,等级高的他能重点推他。南方周末很大的篇幅,它的年度评论。

谢文:那应该说大家都没有想到,当我们中国这边网站在“唱衰”web2.0的时候,《时代》周刊重量级的东西,还放在那么重要的年度人物位置来讨论。

麦田:猛小蛇参加完新浪播客的发布会以后,在他的博客里面引用了一句话“警惕新浪霸权”。

Keso:我觉得是这样的,他们的影响力太大,下面的做网站的都会跟他学。比如我没有东西可炒,我就炒一个什么“雅阁女”,造一个东西来炒。以这种方式,我造一个东西来炒。你看国外的网站,无论myspace还是youtube,他们的成功,不是我主动来炒,它是形成网民自己的兴趣中心,网民自组织,完全超乎网站创办者原先的预想。我觉得象myspace比较明显,他原来预想不是有这么大的东西,它能发展到这个地步,完全是他预想之外的。它能卖给新闻集团,其实他当时觉得是一个很好的收入了;但是后来看他卖便宜了,他卖亏了。但实际上如果他做的东西,他当时定位在于地下乐队,他这个模式其实不是很大的模式;但就是网民自己把人拉过来,然后网民在里面产生关系,自己把这个站做大,最终这个模式变得非常大,远远超过创办者最初的理想。但是在国内,这样的事情出不来。你比如象豆瓣,不炒,发展太慢了,他做了快两年了,到明年3月份两年,30多万用户

谢文:我也看了南方周末,豆瓣33多万用户。我很惊讶。一定是哪里没有做好。

Keso:所以这个东西,放在中国,你如果自己不去炒,好像也不行。

麦田:我插一下keso的话。其实我在天涯待过,国内真正网友原发性的事件,类似刚才说的myspace那种的,实际上是天涯社区。天涯我当时在内部是比较知道的,站方真的没有炒作。比如当时“卖身救母”事件,天涯站方不光没有炒作,站方还想拼命控制,不希望网友来讨论这件事。天涯发生过很多类似事件。再说到国外,比如大家说digg是IT网站,但是实际上它的流量突增,是希尔顿的女继承人裸体视频事件,所以你看国外也有这些事件。

Keso:所以大家都是学这些坏毛病,雅阁女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我造一个让网民会参加讨论的东西,其实都是假的。国外也有这样的例子,比如在youtube,有些就发现是公司在背后操作。但是发现了后,大家都会鄙视他们。但国内就不会鄙视,大家还觉得他们挺聪明的。

四、“06年就是平淡,令人失望的一年”
谢文:06年互联网对我来说,是最平淡,或者要定性的话,就是令人失望的一年。你麦田刚才说的三件事情,在我看来是战术层面的,不影响整个产业。什么是大事?一个是为中国互联网开拓空间,使这个产业突然变大了;比如04年,呼啦啦一些公司上市,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从业人员增加,意味着新的资本大规模流入,而且是从正路流入,而不象02,03年一下萎缩了;好多公司拜此所赐,包括donews在05年卖给猫扑,包括05,06年一些vc的投入这么热,它其实都是04年上市的公司把空间扩大,让大家觉得这个产业有希望,生机勃勃,它的含金量和活力有质的提高。这就叫大事。第二个大事是商业模式,新的商业模式,06年也没有看到。大的并购,比如象05年盛大收购新浪,或者阿里巴巴和雅虎啊,这种大的并购合作,06年也没有;上市的基本没有,上市的我们一看,比如如家啊,仔细一看都不是互联网公司;第三个是我看这个行业是不是依然是朝阳产业,创新产业,高速膨胀,现在看来,应该说也没有;当然,这个话不否认业内有比较健康的公司,业内收入、规模还是有一定程度成长,但是它也不是我们想象中的那种爆发式。06年这三件事情没有,我觉得剩下的事情都是下一个数量级了,有一点小动作,都没有对产业整体产生影响力。总结起来,06年就是平淡,令人失望的一年。

从我个人的经历和观察,我接受《中国企业家》程苓峰采访的时候说过一段话,后来他也写到《中国基因入侵互联网》里了,就是那种传统产业,在中关村的IT市场,在义乌的小商品市场,在秀水街,或者是在广告界常见的一些现象,现在互联网界也能看到了,而且有愈演愈烈主流化的趋势。比如大家联手pr,做谁一把啊,比如形成整个的流氓产业链,公司有流氓做法,人有流氓做法,下面市场有流氓做法,pr有流氓做法,营收有流氓做法,这一套合起来,加上没有正面的大公司,加上负面的侵蚀,我真的担心中国互联网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有可能,当我们庆祝美国的互联网公司在中国站住脚的时候,它未必是一个正向的指标。外国公司有外国公司的毛病,但是反过来说,难道只有中国这一套才能成功?我觉得很悲哀。

至少对于我个人来说,我喜欢互联网。中国互联网当时给大家带来的全面冲击力,让人觉得这个行业比较干净,给人一种只要你经过自己的努力,可以有一番天地的感觉,有对这个产业的热爱和作用。但现在就有一点改变,“中国特色”了,而这种特色如果变得非常主流的话,它就会消磨掉互联网产业原来比较规范的游戏产业所带来的生命力。一直到去年我还在坚持,中国互联网产业,宏观上来说是中国最好的游戏规则,最强劲的增长力;今年我就觉得不太好说了,我们有可能开始融入一个不太健康的环境当中;甚至我们还反过来推波助澜。

从这点上来说,06年是令人失望的。这和我个人的境遇无关,我个人的那点境遇算什么事儿啊;反过来说,这也说明06年没什么正经事儿,一点小破事儿都反复来说。

Keso:呵呵。那你觉得一个比较干净的,比较正规的小的环境,能够在比较糟糕的一个大环境下独善其身吗?

谢文:我觉得如果互联网十家大的公司,如果基本上走正路,做正经事,保持创新的干劲,我就觉得没问题。我也知道一些事情不是互联网产业自己能做到的,但是互联网界是有一点绝缘体的,为什么?因为大部分公司都是接受了风险投资,主要的大公司都上了纳斯达克,所以游戏规则从法律上来说,无论你喜欢不喜欢,你都是接受了的,剩下的是你主动地在这个制度下前进,还是一看,嘿,这个规则太严厉了,你就慢慢往回走。比如有些公司就是“家天下”,领导一个人如果是天才,就赢定了;然后如果一个决策失误,就输定了。所以规则很重要。也不是说要象有的国外公司,办公室到处都是吃的,穿睡衣上班什么的,那样又太矫情了,那只是形式。真正的东西在后面:有没有个性发挥?有没有做别人没做过的事情的氛围?这种精神!当然我们也不是要说非得多么复杂的互相制约的公司架构,但总体上来说,硅谷的胜利,美国互联网公司的胜利,应该是整体的胜利,全面的胜利。我们如果把这些背后的东西抛开,去讨论成功的公司如google,myspace没有意思,因为美国的那种体制下,他证明了他可以重复,把这些事情长期重复发生,而且就互联网来看,也是美国第三拨了,前面有IT行业,软件行业,它不同的产业重复发生,所以要看他们背后最深沉的那套东西,我们讨论的太少,我总呼吁要讨论这点

麦田:对,keso也是比较重视这点。

谢文:是吧?其实你看无论国内还是国外,你讨论一个问题,不能孤零零的只讨论这件事情,象你们刚才说的炒作什么,让流量上去,这只是一个战术的问题。事件营销。事件营销自古都有,IT业已经发生过无数的先例,所以它不是互联网制胜的秘诀。而真正的制胜秘诀要比这个深,就我的感觉,就是刚才上面说的深层的东西,中国互联网原来在相当长时间是接受了(西方)的玩法,但现在,自觉不自觉的,我们在创造“中国”的玩法。而中国的玩法,不是创造,而是“回归”(向传统企业的玩法回归),回归了以后,似是而非。我们待会还要讨论web2.0,我对web2.0的理解,中国现在做web2.0一点都不晚;为什么?就是还没有人做对,总是哪不对。这个是相当令人悲哀的。我们看到在前几拨当中,无论是门户模式、IM、游戏、还有我们自己创出的SP,我们都是跟(西方)很快,并且很快站住脚,创造出一些非常好的新东西,就web2.0,两年了,两年半了,拿不出一个相当于,我们不说模式,而是市场份额,分量,相当于myspace、youtube、facebook的东西。我们先不说模式了,那只是一个分指标,只说市场份额,流量,前10名的,和tom、淘宝差不多,而且还在成长的网站,现在没有!这是互联网历史上十年来,第一次出现大脱节!因为web2.0不是一个小事,不是小的技术创新,而是整体的深度变革。这个变革,中国交了白卷。我们拿alexa看,排名前10,中国没有一个web2.0,美国四、五个,占了一半。而web2.0这块,大家又公认是肥沃的市场,但中国就是没成,第一次交了白卷!我们原来不光跟的快,而且还有创新;比如游戏,比如sp,比如美国公认没有商业模式的IM,我们中国都做起来了,很值得骄傲的,偏偏到了web2.0,大家都公认没什么啊,门槛很低啊,谁都行啊,但恰恰这样却没有做出来。这是值得讨论的。面对web2.0,整个产业交了白卷。

Keso:我觉得投资也是很关键的。互联网公司的创业和发展,和vc的支持是密切相关的。但是在中国,vc的退出,一直没有一个好的退出机制。你看除了上市,vc没有别的路可走了。你做的东西,门户可以抄你的,门户不会去买你的。

谢文:这个事情我看是我们有了进步,而不是退步。你看98、99的时候,那时候更明显,那时候vc为了上市,争了半年多;当时为了上市,中国还创造出了icp执照。所以,(投资)我认为不是关键。现在中国公司只要好,还是能上市,更何况还有英国、日本的投资都进来了,所以我认为不是关键。为什么web1.0时代可以,而web2.0时代我们就不行了?一个原因就是vc本身,05年在易观的会议上我专门讲过一次,不幸又被我言中,我当时说vc投的90%是错的,投对了的10%里面,90%又是活不了的,算起来1%的概率。当时在座的一些vc,都对我瞪眼。:)。而这拨vc,很奇怪,00年的时候,大家反思,痛定思痛,不能急功近利,不能抱有侥幸心理快速退出等等;但到了04年,不知道是不是vc换了一拨人呢还是怎么的,这次投资又是那样,一上来就问商业模式,然后想一年怎么盈利,两年怎么上市等等,投的极其草率,应该说极其错误。从钱的绝对值来说,从拿到钱的公司来说,别web1.0一点不差,应该有百十来家,有人说是四个亿美元,有人说是七个亿美元,真的投下去了。

五、“中国互联网企业被侵蚀”

麦田:keso也是认为web2.0这一拨,中国的互联网公司交了白卷吗?

Keso:如果说真正做出影响力来看的话,那是的,也没看出谁出来了。

谢文:第一拨做互联网的,我们知道名字的,大概当时投了5亿美元左右;这次第二拨投的差不多;而环境远远好于当年――当年全中国只有700万网民,现在是一亿二、三,象网上支付这样的底层功能也有了。在这么好的条件下,交了白卷!我觉得很奇怪的。这里vc是不是应该付相应的责任?我觉得应该付。但不能把它当作决定性因素。我觉得是综合的,大家都有责任。而我们作为从业人员,作为业内人员,我们应该反思,自己哪里错了。当然,web2.0我们也是局部做了一些事情的,比如概念深入被接受,社区、互动等等深入人心,做了一些事情,局部扩展了部分版图,但关键的中国web2.0网站整体还是上气不接下气,第一拨互联网公司算是在水上,而web2.0还在水下,虽然有时浮出水面,有时又沉下去了。为什么呢?是不是中国就那么几个聪明人,他们都赶上第一拨了?剩下的都笨?肯定不是这个吧,所以如果我们讨论这些现象,找一个普遍性的原因,我认为是――中国互联网企业被侵蚀,越来越“中国特色”。这种“中国化”有很多现象,包括vc投的时候急功近利只是其中一个现象。比如我参加的会议也不多,但最近我参加的会议,反正我没在一个会议上听到一个比较真诚,比较认真,比较系统讨论web2.0的,反而去的都是吹,我们公司如何如何伟大,我们业绩如何如何好,我们拿到了钱等等,而vc目光炯炯地坐在下面“猎物”,功利之心极强。反过来,你看美国的web2.0是一个循序渐进的递进过程,先是有一些无法归纳的应用出来,然后rss等等词语出来,然后各种会议归纳讨论,然后又一些新应用没法概况,然后05年终于提出了web2.0,然后有相当多的评论,相当多的书进行概况,然后相当多公司参与进来,然后google开始收购,然后有《长尾理论》这样的书做总结。我刚看了这本书,其实十页就可以写完了,但它确实有点新的东西。所以这样的递进过程,对整个参与是有帮助的。所以我现在看问题都是在这个层面看的;而一些具体的事情,比如关于我最近的事情,我觉得和我没关系,我是在看戏,我不觉得自己还是戏中的一个角色,完全是抽象出来看的。我个人对我的境遇没关系,但是我对这个产业的感情是蛮深的。这么多能干的、聪明的人,历史良机,现在是中国近代史上,从辛亥革命以来,快100年了的天赐良机!你细数一下,互联网那些成名人物,包括我自己在内,开始都是歪瓜劣枣,都是边缘人物,都不是体系内的人,弱点都极其突出,但就是因为互联网,大家都成事了。你再对比看看,电影业,现在多惨,搞那么多大片,一年就二十来个亿,而中国互联网现在应该有一百五到两百个亿了,中国互联网要是真的成,1000个亿。

麦田:说到这个,我看过05年的数据。中国互联网产值整个加起来,现在还没有深圳华为一家的大。而新浪05年的广告收入,也就相当于南方都市报一家。

谢文:但是互联网行业的利润率高,成长性高。现在真正的危机其实是成长性,你看前几年中国互联网企业都是翻番,甚至翻几番;现在你一问,都是追求年增长30%,这就非常危险了。再掉,再掉,到年增长率15%,20%的时候,你就是传统产业了。

麦田:嗯。说回刚才“交白卷”的问题,我觉得除了vc和我们业内等等原因以外,还有一个原因是网民本身的层次。我们的互联网用户70%是低端的,他们还就只玩游戏,玩QQ,对于他们来说,互联网就是这个,别的都不存在,比如社区,比如博客,比如需要用户贡献内容的种种服务。

谢文:我喜欢辩论,我就要反驳你。中国互联网第一拨能成功,是网络媒体的成功,以新浪为代表,恰恰是面对高端用户。而美国的myspace能成,是面向美国的边缘人物,比如小孩子,或者酒吧里面梳长辫子DIY音乐的――洪波,你还梳长辫子吗?:)所以我觉得这和人口无关。人口这块,我们中国是比较有特色,主要是小孩;而美国是计算机普及之后,上网的是主流人群;在之前是最聪明,最有钱的一些人,比如我当年在哥大的时候,是一个教授讲怎么上网,李政道都去听,教授说我写了400行的程序发了一封20k的电子邮件到欧洲――那时候,互联网是学术。那个时候,美国互联网是高端,学术的,知识分子使用。而中国的互联网,头两年是电信的员工,一小时上网二十元,除了他们谁玩得起?所以这个我认为,现在web2.0其实是更适合低端的用户,而不是远离低端人群。你如果说中国的web2.0有什么特色,中国的web2.0应该做的更好。比如qq,qq就是小孩子撑着的。

麦田:嗯,我刚才想说的是,如果美国,互联网是一个主流应用;而中国是两个极端。一大块是低端的,然后一小块是高端,缺了中间。

谢文:嗯,那应该说和中国人口一样。中国人口就是这样。

麦田:对,美国是中间大,两头小,纺锤形;我们不是。

谢文:嗯,我当时在和讯的时候,我们调查了一下,中国网民年龄的中间值是19岁-21岁;现在可能增加了一点。我们网民年龄分布的大方向,是在往真实人口分布的方向上走――现在网民增长速度,是年龄大的增长率高于年龄低的;因为大学生95%上网了,中学生50%是有的,而成年人,5%-10%,所以增长率高的是成年人。你和web1.0相比,也就是我们现在网民年龄分布,越来越接近中国主流社会。

六、“大家现在都是在盲人摸象”

麦田:我想说的就是这个!中国互联网正在走向慢慢“成熟”的过程。那么在这个过程中,为什么没有出现大的web2.0公司呢,因为qq太强势了,他已经占领了web2.0的目标用户

谢文:yahoo在google、myspace出来之前,它的市场份额是最高的;它的“雅虎通”IM在全球来看,也是市场份额最高的IM。但yahoo并没有阻止了google的出现,新的出现。所以你上面说的qq对中文web2.0的影响,不能成立,我们还是要反省自己。比如豆瓣,他的用户绝对高端,他的用户群和现有人口绝对不相称,我最近发现一个现象,不知道你们注意没有,现在这拨web2.0公司,不管有钱没钱都算上,给我一年的时间,我闭上眼睛都能把他们带到alexa的1000名,比如在校内网我就稍微实践了一下。你看我们现在的这些web2.0公司,排除作弊和炒作的,现在alexa的排名都在1200-1500之间,上不了,差不多一年了,上不去,比如大众点评网、豆瓣网,圈网你我他,粉丝网,都是这样,一年走了直线。可能360安全卫士杀了一些中国用户的alexa的客户端,而美国alexa网站是一年一调整,还没调――除了这个原因以外,上面那些网站业务模式不一样,麦田你的蚂蚁社区也试试,到alexa的1200-1500的时候,可能也一样,会普遍性的停滞了。不同的网站都这样,那肯定有里面底层的原因。待会我们可以说说这个底层原因。

麦田:keso觉得呢?你对豆瓣比较了解。

Keso:我和阿北比较熟。我觉得他是一个典型的技术人员思维。相信数据,拿数据说话,根据数据来做决定和决策。包括他们改版,哪个地方放哪个按钮,哪个地方放哪个链接,他都要根据数据来决定。

谢文:典型的美国派。美国最善于搞这一套。

Keso:但是我觉得按说如果中国70%是低端网民,那算8000万;那剩下的三、四千万(高端)用户在哪里?

麦田:是的。实际上豆瓣假设只是做高端用户群,也有3000万的市场,但是现在两年的时间了。

谢文:这个和donews一样,donews现在应该至少有500万的用户

麦田:我觉得这个还不能和donews比。Donews是专业网站,而豆瓣做的是图书,音乐,电影――这个是基础需求,是人都至少看过一本书,一部电影。

谢文:拿dangdang和豆瓣比。每天去dangdang买书的,都比豆瓣要多――买书,还不是评书。Dangdang一天的访问量应该是百万级。

麦田:我觉得是不是douban的模式问题?

Keso:这个我也没想清楚。不过刚才谢文说的,可能是中文互联网基础的一些东西出问题了。

谢文:大家现在都是在盲人摸象,你摸的是一个柱子,你摸的是一根绳子,都摸到了web2.0,但都不到位。我是真着急,替大家着急,都是很真诚的人,但就是没到位。你看校内,现在被陈一舟收购了,卖的价钱很合适。

麦田:我觉得校内那个模式真的是有限,不知道为什么陈一舟会收购;而且你看占座网等等也起来了

谢文:占坐是做了七年的公司,以前我都没听说过,130多人的技术队伍,号称控制中国教育界70%的内网,但我觉得他们不是互联网的逻辑。你看从我96年开始,找我做互联网的,各部委都有,各种资源拿给你吹,但是大家都不认同,认为不是互联网企业。而凡是直接诉求到老百姓,中间没有过一道手的,都成了,中间最典型的就是QQ。QQ在09年的时候,想卖给联众的话是450万人民币;到我离开联众的时候是4500万人民币――你想如果联众加QQ是什么样的局面。所以中国的特点,凡是有主管婆婆的,都没做起来。

七、“比较明显的趋势首先肯定是社区”
麦田:嗯。说回来,keso觉得06年有什么比较大的趋势?

Keso:嗯,我觉得比较明显的趋势首先肯定是社区。社区前几年有点象是在地下发展,那么今年大家都认为它是有价值的。你看无论是门户还是投资,都在向社区倾斜。大家都觉得中国互联网的模式,在门户、游戏、sp之外,可能最有希望的就是“社区”模式了。Donews自己也是做社区的,我们是做媒体的、垂直的社区;做别的我们也不懂行,也没有资源;在一个领域做好了,并且能够养活自己,应该是不太难事――所以06年看的比较清楚的就是“社区”受到重视。再加上国外的几个社区也做的很不错。

谢文:从05年底就开始了,炒作社区,但06年底又开始唱衰。但你看时代周刊年底搞了个“YOU”,而中国就整体失语了。所以年底很悲哀的,中国的web2.0,现在是“妾身未明”啊。大家还是没有把web2.0看作是一次无一例外的大革命――无论你做什么,只要是互联网,web2.0就应该被看作是一次大革命。现在很多人把web2.0就看作是博客,方兴东最开始说博客,然后陈彤名人博客也做博客,但把web2.0看作博客,是对web2.0的一种亵渎。

Keso:是的,我觉得把观念转过来,确实是一件很难的事情。Web2.0它首先是一种观念,是和以前的商业化互联网不同的观念。互联网最早的成功,是商业公司开始关注互联网的商业价值,最后你会发现,资源的集中带来商业利益,这样出现了早期的互联网门户。你看yahoo当时做门户,yahoo把所有的内容都涵盖了,好像一个网站就够了。

谢文:突然有一天,大家公认yahoo都落后了。所以这个web2.0的革命太深刻了。就跟以前刚开始有互联网的时候,AT&T不敢动,因为它几千亿美元的资产,全都是模拟信号的铜纤,所以它不敢动,这才有了当年AOL起来。现在互联网又有点这个意思,你看yahoo,它现在一脚踏空,好比盖好了一座大楼,结果别人告诉它,你盖的楼就这个价值了。Google起来还不是,google还是做信息的,而现在web2.0不只是信息。Yahoo其实收入还是不错,按理说它的市值不应该是现在这个价值,但是PV、UV成长没赶上,快鱼吃慢鱼,大家不认可yahoo的成长速度了。

麦田:那keso觉得web2.0在中国,现在到了从观念到落实的这一步吧?

Keso:我觉得这个在中国更难。我原来觉得如果有几个比较成功的web2.0网站能说的,那么就比较容易让web2.0在中国变成比较实际的东西。但现在看起来,要做成功太难了;你想找一个典型的案例都不好找。这就让那些“传统”的力量,让他们觉得还是他们牛。比如陈彤牛,是因为下面没有挑战的;你说中国要是有一个myspace,陈彤就牛不起来;他也会开始反思。

谢文:陈彤就是很典型的。他一开始说博客就是个人文集,后来一看不行了,也做一个;在开始,你看前三个月,新浪博客只是在导航条上写一个“blog”,为什么不用“博客”,他是不希望用方兴东的那个词;所以他说05年是“博客元年”,把方兴东气的够呛,他是以新浪做为时间的开始。然后他就做名人,然后凑巧几个事件就起来了。后来他们也士气崩溃,因为博客的流量超过了新闻的流量,你现在对外拉广告说我这里是新闻,但现在新闻的流量是13%,博客是17%。所以新浪这个历程,是从被动到主动,现在也还是被动中的主动,还不是创新,而是跟随,由于自己的品牌,由于自己会经营,使得他战术层面胜利,并没有完成新浪的web2.0革命,它是半截子,就和辛亥革命,武昌起义,糊糊涂涂,然后过两天袁世凯称了帝――它现在还是混沌不清的状态。

麦田:新浪博客其实是05年4月就推出了,但它开始一直没公开大做。

谢文:它当时一直是it下面的一个频道;搜狐博客到今年还都是it下面的一个频道。

Keso:其实我觉得你指望1.0的门户来理解web2.0,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他们要维护他们既得的利益。现在web2.0网站要夺取的利益,一部分也是从他们那里来的。比如用户。这是他们不允许的。

麦田:我觉得这也是人的路径依赖。要让一个人去不断否定自己,是很难的。

谢文:陈彤其实是一个很真诚的人,只是有时说话,可能代表公司立场,所以端起来了。你看他现在又做播客,实际上是流媒体网站又对新浪有威胁了,youtube又起来了,但这不叫革命,这不叫web2.0。web2.0与1.0有本质区别。他现在相当于1.1,1.2。。。可能过3年就挂出来了,但是时机错过了。只要现在还在提media就不是web2.0,media是什么?media是大众传播,media是广播,英文本意就是这个,一对多,无非是原来这个“一”现在改成个人了,这不是web2.0的概念。Community(社区)就是web2.0的概念。这才是核心。

八、“web2.0是以人为中心,重组互联网”

麦田:那我们就转到下一个话题,关于社区。其实说到社区,中国其实有一个很长久的应用,就是bbs。国内的大网站都是bbs翻转过来的。你看新浪是从bbs翻转过来,网易也是。所以陈彤说要说web2.0,新浪是最早的web2.0。我认为这句话是说的有道理的。但是有意思的是,国内的bbs翻转出来,都走了“媒体”这条路。而国外不是这样,国外web2.0起来以后,真正走了社区化的路子,用户的使用,用户的工具性东西,服务,而不是媒体。所以我认为web2.0很重要的一个特征:web2.0是服务,而不是媒体。

Keso:你这是站在商家的角度,看web2.0是一种服务,不是媒体。而我觉得从用户角度看,web2.0实质上是民主。它和西方的民主进程是一样的。开始是皇权,我觉得可以把皇权比喻成门户,你获得的信息都是门户提供的;到现在用户之间可以相互你给我提供服务,我给你提供服务,这样一个公共的平台。你把互联网看作一个大平台,那那些web2.0网站实际上做了小平台,比如myspace,youtube都是平台。所以本质上看,web2.0是互联网的民主化。

谢文:你们俩说的都对。但就和我看你们俩的博客一样。尤其是麦田,有几篇博客写的很精彩,但总差那么一点,好几次我都想跟贴。哪天我愿意了,我们俩合作写博客,或者我们仨合作写。

Keso,麦田:好啊。

谢文:我得承认,我对web2.0的理解也是有一个深化的过程,但是我的确拜我的专业所赐,我学的是social l networks(社会化网络),是80年代初,当时全世界只有100来个人,连学生带教授,当时有我们一个杂志就是《social networks》,需要自费订购,开会都要自费,全世界互联网界头上的那批人,所以现在说什么“六度空间”啊,都是我们那时候玩剩下的概念。但是当时我们有一个困境就是没地方去做试验,因为数据太难得了,但现在有了互联网,一切讨论都可以实践了。我觉得1.0和2.0真正的本质――1.0是以“信息”为中心,信息的获取,整理,使用,交换,收藏,查询,它的核心是“信息”。这个是对的,因为互联网的核心是把一切都信息化了。这个任务,到今天应该说基本解决了。在互联网平台上,今天,以信息为中心的突破不多了,google是在进步,它每天都在进步,但是本质上没有突破了。而web2.0的核心是把对象转换了,它不再是以“信息”为中心,而是以“人”为中心。当web2.0刚开始的时候,大家无法命名,先取了一个名字;我觉得现在这个词语是站住了。以“信息”为中心的互联网,经过十几,二十几年来的努力,已经有了实质性突破;而现在正在转换为人,以网站真实的人、全面的人、丰富的人为中心,重组互联网。比如keso说的,正因为人与人的关系,所以体现了人的民主性;也如麦田说的,正因为现在不仅是信息,所以需要人与人的服务。所以如果我们学术的说,就是对象变了,现在是“人”。在web1.0时代,由于所有的行为都是围绕信息的,所以没法交往,比如我在联众遇到的麦田是玩游戏的,在donews遇到的麦田是IT的等等,而现在以人为中心,在重组人。以前是有100个网站的信息,我得去找它们;而现在是100个网站的信息都在向我靠拢。以“人”为中心重组互联网,就是我认为的web2.0

麦田:这个时代周刊的“YOU”就是这个意思。它实际上说的是“网上”的“你”;而不是真实的“你”。网上的“你”和真实的“你”,还是有一定间离感的。

谢文:你看我们现在比较公认的,比如有了web2.0以后,注册不再是只有一个username,一个密码,一个邮箱;但现在注册页面就越来越复杂,你看myspace就越来越复杂,你开始一步填写不完,就没法进入下一步。它叫profile,画像,而这个就是我们说的“人”,人最简单的就是自我描述。然后进一步发展就是社会化搜索等等。现在“社会化搜索”也是一个框,大家谈的不是一回事。比如daqi和qihoo,它们说的社会化搜索其实还是网页搜索,只是没用标准网页,而是来源于bbs和blog,所以它们不是社会化搜索,只是搜索的是具有社会性质的内容。其实“社会化搜索”和“搜索”是不同的,“搜索”搜的是词,“社会化搜索”搜的是行为模式。而行为模式体现的就是人。比如你麦田如果号称自己喜欢读书,但我搜索你的行为模式发现你去的都是黄色网站,从来不去读书网站,这样我就能加一个评语:从其行为模式上看,此人爱好是黄色――这个不是你自己宣布的,而是你的行为给你定义的。这是第一层。第二层就是比如我们三个人的互动这个层面。比如洪波是互联网资深评论家,你肯花时间评论我,你麦田也评过我,哪怕是批评我,我的身价也就上来了。为什么?因为我的交往是那个数量级的,我也就是那个数量级的。所以一部分我,是被你们给定义的。自我描述、行为模式,交互评论,这三者加起来,就是一个完整的“人”。所以社会化搜索是搜这些的!这里面,行为模式的判定是连续变化的,非常复杂。所以我说web2.0是一个更大的概念,而社会化搜索只是其中一部分。

要完成web2.0,需要两个基本条件。第一,你要有自己的社区。因为如果不是自己的社区,用户log的行为你得不到。第二,你自己的search能力,描述能力――描述一个用户,越真实越好,甚至于除了名字是假的,其他都是真的,连他不愿意承认的那部分都被你描述出来了。人是真实的。但这里面的确有一个点,就是谁更重要,这是客观存在的。比如都是圈子,我不认识麦田,你洪波认识麦田,所以你就是中间人,你就更重要,这些都是客观存在的。是会形成垄断、精英阶层等等。但真实社会就是这样的。这也是民主的一部分。民主就是有精英有大众。所以我一直坚持,做web2.0就是做社区,就是类似现实生活中做个城市,做个市场。比如你看北京,市里面有很多媒体。所以web2.0的社区也是这样,它上面有各种服务,包括媒体服务,它把web1.0全包括进去了――以人为中心。所以我说web2.0是革命,管10年,我说不着急,我说07年开始做web2.0都没问题,因为大家还都没认识到这点。

现在中国web2.0的主流做法,大家都是从一个角度切入、一个人群切入、一个需求切入、一个功能切入,曾几何时,周伯通还小红了一段,什么rss,它其实就是从信息角度切入,其实你无论bbs,博客、视频,im等等,从人的角度来看,它无非是表达的一种方式。比如博客,是的,人是有写作的需求,但还有更多需求,比如眼神对视的需求。所以关键是“真人”,如何在网上越来越逼近“真人”,你给他描述清楚。然后是“真人”之间互相交往,互动,怎么放大,该成圈子的成圈子,然后由此百业丛生。这和一个城市的发展历史是完全一样的。我们用深圳来举例,深圳原来就是一个小渔村,但现在你看,1000万人了。这个设计者当时能想到吗?没想到。而是人去了之后,自然产生各种需求产生的,百业产生。这个就是我为什么强调web2.0时代不能有垂直的。你看国外的myspace,就是不经意之间做出了一个伟大的网站。这个能是当初设计者想到的吗?不是。另外还有一点,当一个综合社区做起来后,沟通的效率会下降,所以这个时候就需要“search”,“搜索”是中枢神经。当注册用户快速增加后,单个用户的交往能力和交往圈子并没有增加;或者你交往的圈子的质量没有提高。所以对于社区,最大的挑战就是如何集腋成裘,聚沙成塔,让用户能够享受到规模扩大化之后的好处。这就是关键。而这也是当前所谓中文web2.0网站的通病。比如你看mop,据说他们的编辑刚发了帖子,自己都找不回来。Search的能力!!!再比如几个月前,我去博客网找方兴东的东西,我一下子就是找不到。

九、“华山派到底是练“气宗”,还是“剑宗””

麦田:先不说搜索,谢总开始提到了“垂直性”和“全面性”,他是比较倾向于全面性的。Keso怎么看的呢?

Keso:我的看法不一样。我觉得按照谢文刚才的说法,如果你能分析用户的行为,捕捉用户的行为模式,那么现在优势最大的是腾讯。因为它的客户端是长年挂着的,所以只要收集你访问了哪些网站,查询了哪些关键词,腾讯可以全知道。但是我觉得垂直还是有机会的,比如craigslist,它就是一个物物交换的网站

谢文:我插一句,因为我有主流情结。所以我想做大的网站。我说的大,可能和你们理解的不一样,我说的是能够留在历史上的“大”;或者至少说要上市,要在业内前几名。我不排斥现在也有大学城,煤炭城,石油城等等,我不排斥一个城市可以由一个产业养活它,但是这种城市,一般规模都不大,中小城市,他们能自力为生吗?肯定有。我想说的是,大家做一个互联网公司,开始的时候都应该想到做大,通吃,然后如果你最后做不大,取法其上,得乎其中,你最后做了一个健康活着的网站也可以了

麦田:不过keso谈的垂直网站也是上面足够“大”

谢文:要流量大,收入大,成长的机会大,成长的空间也要大,要能成为第一。所以在这个意义上,我认为craigslist,youtube,facebook,我认为都比myspace低一档,就是这个意思。Myspace理论上可以把上面三个网站都包括进去,但是反过来,上面三个网站不可能包含myspace,从这个意义上来说,myspace就是大,而那些就是一个垂直的“大”。垂直的也有成功的,但这些不是我说的成功的“大”。前段时间我看了一个数据,说myspace生气了,自己也做了视频,而现在上面每天用户上传的原创视频数已经超过youtube了。这可以用一个比喻,比如北京的川菜馆,可能比四川眉山的川菜馆还多;北京的纸媒,好像比全国其他地方所有加起来的纸媒还多。这就是大型综合社区,它其中任何一个垂直方向都能做到比垂直社区大。但反过来就不是。

麦田:其实我自己在做的蚂蚁社区,是比较认同谢总的观点。比如我刚准备要做的时候,也考虑过是否做一个垂直行业,但我考虑垂直行业的可扩展性是有问题的。比如说豆瓣吧,他就是存在结构性的瓶颈。比如前段时间,他已经把“我去”从导航条上取下来了。我觉得他们也是遇到了横向扩展的瓶颈。

Keso:杨勃他开始想做的是旅游社区。但开始他发现旅游方面的资源少,不如读书方面的资源多;而读书方面可以让他们吸引一批有传播力的用户。

谢文:道理是这个道理。我不排除你是一点突破,全面展开。但正是你是一点展开后的突破,所以你怎么也摆脱不了那个“一点”。比如旧金山就是淘金起来的。而myspace不是这样的,它规划住一个大的范围,然后你来干什么都行,反而容易扩大。你看旧金山到现在才几十万人,而纽约上千万了,因为它是百业。

麦田:我是想的有点象《笑傲江湖》里面华山派到底是练“气宗”还是“剑宗”。我觉得做垂直开始是比较快一些,它可以用比较少的资源获得比较大的效果;再十年可能就是打平;再十年可能就是做全面网站的起来了。

谢文:嗯,我们以校内网举例。开始的时候,王兴他们只定义在在校生,又搞实名,还要求哪个宿舍的等等。我就和他们说,你们大学生活是这样的吗?你们上大学就不出校门了?你们没有老师家长?你们不出去玩?所以你这个校内是不够的,你如果非要校内搞实名,那我们再做个校外网。所以我不排除你心很大,但是你开始的时候没资源,你选择一点突破;但是你的――结构!myspace在一开始就不是一个音乐网站的结构,它也没做很多音乐方面特殊的结构,而是一个很大的交友网站的结构。它的突破点是音乐,但音乐是概念上,不是结构上。我们现在的问题是在概念上你就做死了,一个方向,越做越深,越来越精雕细琢,这种网站,你一点突破后,也没多大前途

麦田:对,所以“结构”是最重要的,要做那种全面的结构;但是运营的时候可以选择一点突破。

谢文:我完全不排除你是音乐的,你是相册为主打,特色等等,在某一个时段,你有一个运营的重点;就象北京2008就是主打奥运会;但是这不妨碍你有一个大的结构。这两点是并行不悖的。我没有说要做一个全面展开没重点

十、“开始的目的性不要太强”

Keso:但是如果你做一个普适的平台的话,那么你如何去和那些已有的平台做竞争呢?

谢文:这个就是web2.0的另一层意思。你看有钱人是不是在几个地方买房子,有的,但是对于普通人来说,绝大多数普通人的生活是在一个地方展开。比如我现在离不开北京,为什么?被我的生活圈,被我的朋友,被我生活依赖,甚至不是主观依赖,而是客观就离不开了。所以这个就是web2.0,去拉人,如果一个人已经习惯了某个网站,圈子,那他拉不走。所以myspace有人说会不会就他一个网站了?其实不是,网站大了以后,交流的效率会变低,人进去了感觉不到他的大,而沟通效率变低的话,你就有机会再建一个myspace,他不过就1亿人而已,全世界有60亿人呢。腾讯也一样,腾讯是青少年文化圈子,反正要是我这个岁数的人去了,我是待不了的,它的色彩,它的服务,它的语言,都深深地提醒我:“你丫头老了”。你再说上海,他们看话剧都穿西服领带,他们说那是巴黎的范儿;但你看北京,去小剧场看话剧,穿拖鞋去的都有。你说郭德刚也就在北京能火,要是到上海,他们会说“咦,江北的。”所以我不爱去上海,就和纽约一样。纽约我待过很久,我也不爱待,我烦那套。所以腾讯没问题,腾讯真要是全面转型,别的网站也有机会。比如和讯。我当时在和讯缺资源,我要做2.0,但是有些人要做1.0,所以你看和讯现在很奇怪。所以还是媒体的思路啊。而Myspace架构就摆在那里了,他的每一个功能,每一个pv都能黏住人!你看1.0的站,比如长安街上的广告,就那边点位置;但是myspace不排除每个页面的广告。所以回到洪波你刚才提出的问题,中国网民现在是不到2个亿,我估计我们都可以看到能成长到5个亿;当中国网民有5个亿的时候,能养活10个腾讯那样的公司,都很健康――就和现在有北京上海,但不妨碍天津杭州也都活的很简单。所以我们看google为什么买youtube,orkut,blogger,其实相当于买了三个城市,然后和google一起建成一个大都会。我觉得07年,最迟08年,我说的google这个战略都会实施,包括一次注册多个网站通用等等,google建立起了“大都会”;你再看yahoo,yahoo其实也买了好多,象地球村等等,它实际上也是“大都会”,yahoo就是社区,但现在没整合好,估计得到09年了,而到了那个时候,黄瓜菜都凉了;而myspace,myspace和我一样,遇人不淑,落到了默多克手里,搞得myspace现在停滞增长了,就是乱搭乱建的贫民窟。我去印度看过,好几百万人无边无际的贫民窟。这就是myspace!没有阶层,这就是美国社区的大问题。而我们中国网站现在是有机会的,我们这个社会强调的是集体主义,所以中国的myspace类型的网站很有机会。

麦田:我觉得qq是一个大的机会。

谢文:QQ原来的战略是很清楚的,他原来就是一条主干,IM,然后长游戏,长门户,长社区,他是这样长的,搞得他现在什么都有,但什么都做不到极致,是他缺乏一条逻辑主线来贯穿。马化腾的说话,我看过他的,感觉是有的,但不够深。相比而言,我更看好百度。百度要是下决心的话,百度有机会。

Keso:对,实际上search是一个很好的整合工具。

谢文:此外web2.0还有一个特点,就是你看我们现在关系好的朋友,都是中学,大学时候认识的,发小,可以信任。有点什么事情,你都愿意和他们说。所以社区的氛围还是很重要的,开始要有一个比较轻松的氛围。麦田你的蚂蚁社区就有这个问题,你不可以目标那么明显,人家还没开始生活呢,你这里就要开始商业销售了。就和当年美国挖金子一样,你特别想挖到反而不行。所以我说麦田你开始的目的性不要太强,反而能够实现。杨勃(阿北)也有这个问题。他的读书是有了,但是他缺那种无目的的,闲适的,家的感觉。功利心太强。一上来就是想读书,已读书,等等,以书会友,这让我一上来有压力啊,自觉不自觉的,就希望说出惊人之语,语不惊人死不休

麦田:嗯,谢总说的这个是我缺的,这也其实就是myspace有的那种hunging up(挂机)无聊的状态。

谢文:对,要让大家有“家”的感觉。人都有这样的时候,懒散散地趟在沙发上发呆,不知道干点嘛;你要先给大家这样的感觉。然后等他休息够了,他振作起来,自然知道做这个,做那个。所以我觉得web2.0对我来说就是一个对真实生活的模仿过程。谁模仿的最接近,谁最让用户感觉是自己的家,谁就赢定了,无非是早赢晚赢的问题。反而,你如果功利心太强,那你最多做的就是义乌小商品市场,不是真正的城市。你去义乌看看,100万人口,70万是来做生意的,所以这个城市很难做大。但你麦田和洪波都不是北京人吧,但问你们为什么来北京,现在要你们离开北京,七八条理由你们说也说不清,但就是离不开北京了。真要是让大家离不开了,你麦田的蚂蚁别一开始让人家填什么品牌,散开了做,这样才能做得大。所以,我也从来不怕把我这套说出去,说出去别人做也不一样,因为它是一种理念,一种。。。

麦田:就和做菜一样,告诉了大家菜谱,但是做出来的味道也不一样。

谢文:是啊,所以洪波你有的评论写的特对,到位,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比如你写我的,说到点子上了,但你就是缺一点系统,展开;而麦田呢,麦田是比较系统化的,但麦田总差那么一点,有些话特对,我觉得语录级的,但就是差那么一点,没办法实现。其实web2.0难就难在这点。原来大家都是零散的,破碎的,一点点的做事,但web2.0就是越来越向真实的逻辑靠拢。国外有个虚拟现实的角色扮演游戏《芝加哥》,最后做了个调查,发现60%用户最后还是扮演的自己――虽然有些人扮演市长,扮演妓女,扮演黑社会,但是玩不了几天,他们还是回头扮演自己,因为没那个体验。而且很有趣的是,调查发现,《芝加哥》虚拟社会的犯罪率和真实社会一样――这就是我想象的社区的极致了。比如你说杨勃的豆瓣,什么时候他的书的品种,评论度、阅读量等等,和真实的书的发行量是一致的,那他就是对的;如果你现在还是偏高端,那就证明你某些地方是有问题的。我这个人是比较懒,其实这些东西都是可以数字化的。你可以根据log来分析,分析数据。

麦田:对,我对蚂蚁社区的这些数据也是比较重视和分析。

十一、“你要相信结构的力量”

谢文:是啊,我在ppt里面说1000人年,你要做一个大品牌,底层的这些开发难度就是不得了的,能让你看见的只是5%露在外面的前台应用。所以绝对是需要的。所以在中国,我说要是有真明白这个的投资人,拍下钱来,三年,我保证做起来。

麦田:三年,1000万美元。:)

谢文:对,一定可以。就是100来个聪明的人,敬业的人能做起来――都不做市场。你要相信结构的力量,相信内在的推动力!而不要相信事件传播,那只是一下管用,最后沉淀下来有限。你看有些做市场的人,他们追求的是外延扩展;我们不追求这个,我们追求内聚力量。

麦田:我们说另外一个问题。Web2.0的商务性,社区的商务性。Keso是怎么看的呢?

Keso:我觉得这个是有一定的难度的。中国互联网有一个习惯,就是为娱乐买单,为无聊付费,但是不习惯为有价值的服务买单。

谢文:这个不用着急。大家都是从无聊开始。无聊之人,做无聊之事。还是要把心态放平,慢慢来。比如我去巴厘岛旅游,一开始听朋友说了,别买假货了,别上当,所以特谨慎,什么钱都不花;但最后一天,有多少钱花多少钱,全买了东西。但最后买回来一看,全都是假的。所以这是一个过程。商务,我始终认为,互联网商务和现实生活正好是相反的,现实生活中商务是最基础的,而网上商务是最高级的行为,向看不见的人付费。这是最难的,这需要一个过程。Trust,信任,现在很多主流经济学都说,trust是降低交易成本。而且在互联网上,trust很难数量化。但是一但建立,就非常有力量,比如myspace它现在要是开店,如果不超过ebay,我觉得那都是糟蹋了

麦田:对,我也是认为“信任”或者说“信用”是基础。而你看国内,比如“支付宝”,“支付宝”的价值就是高于淘宝的商业价值。

谢文:反过来,支付宝之所以能成功,是因为有淘宝。

麦田:对!淘宝实际上做了一个社区。淘宝“曲线救国”成就的是“支付宝”

谢文:是的,所以你如果不在价值链体系中是没法提供服务的;明知道你的目的,但你不能直接本着目的去。

麦田:对,所以我说社区商务,或者说社会化商务,基础是信任。而社区是帮助建立信任关系。

谢文:然后规模是至关重要的。Web2.0,pv的价值我认为是1/6于web1.0,因为web1.0的pv价值是公认了的。所以web2.0网站,1个亿pv,这个是最起码的。

Keso:是的,长尾的关键也是规模。

谢文:对啊,它一再讨论无限的货架,无限的需求,推下去就是无限的人。它无非就是通过网络降低了成本,但关键是无限这个规模。

十二、“07年我如果要看三个公司,是腾讯,百度和携程”
麦田:预期一下2007呢,比如tom和淘宝会打起来吗?

Keso:我不觉得tom和淘宝会打起来,因为tom会做大卖家。

麦田:我是觉得有可能的。我看了一个报道,说王雷雷亲自趴在淘宝,做一个普通的卖家,去体验淘宝的服务。我觉得王雷雷能做到这么细节,很厉害。再加上最新有报道,说支付宝07年要开始部分收费,这样给了paypal机会,所以我觉得07年这两家应该有一些动作。

谢文:我觉得以tom的实力,即使两家有所动作,tom也需要08年了。因为整合啊,等等,需要时间,差不多一年。而tom的机会应该还是在无线方面。Mop最近流量增长很快啊,不知道怎么做的

麦田:这个我看了一下。它最近流量来源于图片频道,而它的图片是1张图一个pv,让用户多翻页,并且内容是擦边球,所以看图的人很多,流量一下子就上来了。而他前段时间流量比较高的,也是和易趣的一个合作频道。另外一家,qihoo在06年把daqi算是pk了,哪他07年会pk谁呢?

谢文:周鸿袆的能力是非常强的,但是他的技术团队――search这个技术是皇冠上的明珠,这个是要以千人年计的,周鸿袆如果要做社区搜索,技术是关键,他现在如果要干的话,需要500人年是底线。07年我如果要看三个公司,是腾讯,百度和携程。腾讯从收入,利润,规模,包括他们少说多做,他们的收入,我看60%来源于互联网增值收入,别人没法学,所以我看好腾讯;而百度不只搜索,如果在贴吧和空间上做做,也是有意思的;另外携程,他是完全接受了西方管理的那套的,你看他换了那么多ceo,公司却特稳定,你看他每个季度保持25%,30%的成长率。他现在每天的量,是中旅,青旅,国旅三家的总和。这就是一个健康的公司。剩下的公司,我明年不预期了。

麦田:keso觉得哪三家呢?

Keso:我比较看好的,首先是腾讯。腾讯是中国互联网公司真正能抓住用户的。谁也没法和他抢用户,谁都抢不走。比如你说51,你看51的用户肯定也还是腾讯的用户。腾讯的市值,明年可能突破100个亿,就是它一家的市值是三家门户总和。

谢文:07还有虚拟货币的牌照。如果政府给他们腾讯了,那是一个大事,统一支付。

Keso:另外就是看百度了。

谢文:它现在search这块已经很稳了。它的贴吧,它的空间,它要不要做成一块平台;也就是说有一个尖锐的问题,它现在首页和google一样,它敢不敢把首页改了,把别的东西推出来,不一定要象新浪那样,但主要的东西可以摆到首页。我认为是可以的。但百度敢不敢?

Keso:至于第三个,我真看不出来。刚才谢文说的携程,我觉得不太算互联网公司了。携程70%以上的收入其实来源于传统。互联网只是他的一个窗口,不是他的业务平台。未来互联网会越来越多这样的公司,就是把线下做的越来越扎实。那天我听“饭统网”(www.fantong.com)说过,他们开始就是扫街,业务员一个个餐馆去跑,每个人负责一片;然后就是去扫楼,一个个写字楼去跑

谢文:他有点象亿龙当年尝试的,主要问题就是控制成本。

麦田:他们控制的还是很不错的

Keso:饭统现在的现金流已经为正了

谢文:他们是不是找饭馆收费?

Keso:他们推荐用户过去,打折后分成;它一天能推荐500到1000桌

麦田:他们还有一个收入来源就是发展外地代理

Keso:对,他们做外地,比如杭州。上次5g的时候,老藏过来说,他到杭州的时候问,结果那些饭馆都不知道杭州的口碑网,他一想,口碑网在杭州他们都不知道,那我还有机会。上海有个点评,但是点评只是线上做的好。在北京,点评签约的是几百家,而饭统签约的是几千家,双方都不是一个数量级。我曾经问过他,你说餐馆倒闭率很高,几乎一年的时间,北京所有餐馆都会倒闭一遍,那你怎么做?藏力说那些倒闭了的餐馆老板,还是会做餐馆,所以他们再次开业后,还是会来找饭统网。我和他们说,你应该和携程如家合作,这样我如果去外地出差,酒店餐厅都办了。

谢文:饭统网这个还不够大。我们现在如果说三家大的话?

Keso:那我只能说腾讯和百度。而且腾讯和百度肯定会打起来。

麦田:我还看好淘宝,特别是支付宝这块。那说说比较轻量级,比较新的网站呢?

谢文:我个人在web2.0领域,如果勉强让我推的话,我看还是豆瓣。另外大众点评也不错。比较而言我还是看好豆瓣。第三个呢,我要说我将做的事情,如果有机会的话。

Keso:我也是看好豆瓣。但我也认为豆瓣的增长现在慢了。豆瓣需要有一些观念上的突破。他可能需要一个CEO,而杨勃是一个架构设计师。他对架构考虑得非常清楚,他是一个好的架构师。

谢文:豆瓣是一个比较典型的早期的,技术背景出身的人做的网站。他虽然已经突破了一些技术人员的瓶颈,但还是有痕迹。豆瓣是不错的。07年国外在国内的公司,比如易趣,当当投资的卓越,要么在07年真正本地化,要不就没戏了。Google中国要么07年本地化成功,要么就确定是老二的地位。它现在还有点象是一个办事处,它只有变成年底算账的全职能子公司,它才有希望。msn也是如此。

Keso:我第二个看好的和谢文一样,也是大众点评网。我05年写过一篇文章,但其实大众点评网也是没建立好商业模式。

谢文:以上海为基础的公司,做全国化多多少少都有点问题。好像互联网公司,他们吃透上海好像就心满意足了。

Keso:我觉得最好的模式就是饭统网和大众点评网合并。一方面是食客,大众点评;另一方面是饭统网,下单的地方。

谢文:这就回到我刚才最基本的想法了。那种直奔主题,逻辑非常清晰,非常短暂的模式,做大就非常难了。有能力的话他应该还是做社区,加强食友们的来往,比如做饭diy等等,也可以做成社区。单一功能,豆瓣,饭统,大众点评等等都一样,你直奔主题就做不大

麦田:我仔细看过,其实大众点评网他们的社区性是很低的,离社区差很多

谢文:这个关键是理念。我猜越是南派的,越实际,成长也就越有局限。他们要想突破,关键是理念,关键是结构。

麦田:豆瓣、大众点评,keso再说一家呢?

Keso:第三家?

谢文:车之类的呢?

Keso:车之类的我没有特别看好的。

麦田:比如xcar呢?

Keso:不是很了解。按说车这类的应该能做起来的。车一族的社区,我认为会是很大很大的市场。

麦田:其实xcar已经有30万用户了。这30万用户基本都有车,这应该是非常有价值的用户。Keso那第三个呢?

Keso:其实真不太好说。其实我有点看好qihoo,但是现在有点看不清楚下一步他们会怎么做。

麦田:我说我看好的三个网站。我说的第一个,你们俩估计都不知道,它是一个地方社区网站,19楼

谢文:19楼?是不是周天舒去玩的那个?

麦田:不是吧,那个19楼好像是和讯周天舒他们的团队博客名称。我说的这个19楼是杭州的,都市快报集团下面的网站,就是都快网。他们一直做社区。他们每天,据我了解,每天超过30万用户在上面,吃穿住行都在上面,非常全面的社区。他们是06年下半年才真正开始商业化的。所以我非常看好他们,他们成长会非常快速。
第二个我看好的也是豆瓣。其实我觉得豆瓣的问题在于他的“结构”,不是技术结构,而是社区的结构,我认为从开始就是有问题的。他现在有30万优质用户资源,但是他没有发挥出去。
第三个我看好的肯定是我自己在做的蚂蚁社区。我现在就是慢慢来,我的思路是很清晰的,而且突破我也知道怎么突破,现在就是慢慢来。

谢文:把你的首页做的稍微让人搞清楚你要干嘛。包括你要推荐的内容,首页还是要有点内容。Google是做搜索,所以那样的首页是有它的道理的。

Keso:而且google的用户知道他过来是干嘛,搜索之后就有结果;而你那里,搜索之后,用户还是不知道干嘛,还要进社区。

麦田:嗯。蚂蚁社区的首页我其实反复考虑过。
谢文:我这个人是比较懒,我愿意说,但很多东西不愿意动笔,好像写文章和说话是两个系统。不过你们俩写,我可以来评。
麦田:那我们可以合写一个博客,就放在donews,就谈关于web2.0,网址是:http://my.donews.com/webtwo/;然后谢总、keso还可以来蚂蚁社区的“社区研究”版块,我们那里聚了一拨研讨社区的人。网址是:http://www.maayee.com/Topic/176353/
谢文:聊了四个多小时了,我看差不多了。要不我们今天就这样?
Keso:好的。
麦田:好的。谢谢谢总,keso,希望我们以后有机会再次交流。

Posted by eygle at 11:47 AM | Comments (0)

January 14, 2007

天空发布2006十大优秀国产软件

出处:http://www.eygle.com/digest

DoNews(北京)1月12日消息(记者 吴客)
“天空软件站”(www.skycn.com)今日公布了2006年十大国产优秀软件(http://topic.pcpop.com/content/award0612/soft.shtml),反映了当前网民对各类软件的使用偏好和需求。所有上榜软件在天空的累计下载量都超过了1500万次,腾讯qq、千千静听等榜上有名。

  天空软件称,“十大优秀国产软件”是依据各大软件在天空的下载量,以及用户投票数共同产生,体现了网民“用脚投票”的结果,因为只有当一款软件确实受到用户认可,才会有庞大的下载数量。

  从榜单来看,最有“人气”的软件依然集中在即时通讯、下载工具、影音播放、系统优化等方面,反映了娱乐需求依然是网民使用电脑的主要需求。

  榜单同时还显示,国产软件业正在发生强者愈强的“马太效应”。如腾讯qq和瑞星杀毒,凭借成熟的盈利模式、雄厚的公司资金支持,以及丰富的产品线和口碑传播,均已战胜对手,成为本领域软件中的唯一领军人物。从下载量看,这些领先优势在未来还将继续保持下去。

  相比之下,个人软件要做大就显得障碍重重,尤其是在每天产生和更新的浩如烟海的软件中如何聚拢人气、脱颖而出。千千静听近年来的声名鹊起可以作为一个典型教材,现在其知名度甚至超过了国外知名的winamp,为国货狠狠争了一口气,这和千千静听为用户举办了换肤比赛等一系列聚拢人气的活动是分不开的。

  而在赚足了人气之后,更大的挑战当然是盈利模式。为了占据本类软件领域的地位,个人软件寻找新东家似乎是成功的捷径,如迅雷最近得到的 google的注资,和暴风影音近日被北京酷热科技收购,都让很多个人软件看到了希望。可以想见,随着竞争越来越激烈,一些“开始做大”的个人软件炒作、收购、融资风声将不断。

  天空软件表示,发布这样的榜单一方面是为了给更多的网民寻找软件时做一个参考,另一方面,也是对整个软件业的一次回顾。

  天空2006年十大国产优秀软件(排名不分先后)

  1、腾讯QQ

  2、千千静听

  3、迅雷

  4、瑞星杀毒

  5、超级兔子

  6、傲游

  7、紫光拼音

  8、暴风影音

  9、PPStream

  10、windows优化大师

Posted by eygle at 3:55 PM | Comments (0)

January 12, 2007

骂声阵阵06年:中国最令人失望的十所大学

出处:http://www.eygle.com/digest

1. 上海交通大学:汉芯造假案,轰动全中国。事情发生后,上海交大官方一片沉默,但是据小道消息,上海交大的学生指责是同济大学的错,因为在这一事件的主角陈进是同济大学毕业的。11月,张杰院士就任上海交大新校长,在公布张院士的个人简历时,没有将张院士本科和硕士阶段(在内蒙古大学完成学业)公布。接着又被网友暴料,从1956年交通大学分拆后,上海交大的本科生中没有培养出一位院士,其学校的院士都是采用挖墙角的方式从别的学校挖来,是真是假,只有经过有心人去收集相关资料才清楚了。

2. 北京大学:2006年7月,著名美籍华裔教授丘成桐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北京大学从海外引进的人才,大部分是假人才。”其后北大发表声明指责丘成桐歪曲事实。一时间丘成桐、北大、诸专家学者、教育部均卷入这场广受关注的纷争。按网络留言看,大多数人认同丘成桐的说法,同时,有人在网络上宣称,北大将原本公布在网络上的“长江学者”资料在争议最大的那几天内修改,和原来数据有很大出入。9月,北大副教授阿忆在其博客上公布他在北大的工资单“哭穷”,以作为他对“教师和走穴”看法的证据,招来一片骂声。

3. 南京师范大学:2006年9月,南京师范大学音乐学院2003级舞蹈编导专业全体10名女生,被学校“强行组织”提前下课去参加了一次前所未有的任务——陪来校察看的领导跳舞。爆出今年中国教育界最让人摇头的事情,被网络指责为高校教育的彻底堕落,与个别官场败类同流合污。

4. 四川大学:在整个2006年,四川大学关于学术造假的风波不断,1月的丘教授学术造假事件还没有结果,又接连爆出院士学术造假,副书记学术造假等事情,教育部的回答说,四川大学正在调查,随后会对全国人民有个交代的,但至今没有下文。

5. 上海师范大学:2006年6月,上海师范大学2002级油画本科班12名学生论文被集体“枪毙”,随后被爆料,事件背后真正的原因涉及院长徐芒耀与该班指导老师刘大鸿之间的学术分歧,所以才会使得学生的12篇论文成了学术分歧的陪葬品。

6. 北京外国语大学:2006年4月,北京外国语大学认定该校2002级女博士生卫英(化名)以小广告、电子邮件等方式对导师进行骚扰、辱骂和人身攻击,并对另外两名老师进行骚扰,决定开除该学生学籍,并表示这是一个证据充分的“铁案”。随后卫英在申诉无效情况下,向北京教委提起行政复议,最终北京教委撤销了北外的开除决定。究竟是卫英如北外所说的荒唐,还是北外如外界所论的荒唐?我们不得而知,在2005年北京交通大学被揭发一女性考生用身体换一位教授的考研题的事情后,外界公众对高校的道德水准期望继续下降。

7. 华中科技大学:2006年6月,华中科技大学教授肖传国正式向武汉中级人民法院起诉学术打假斗士方舟子,桩告方在网络上的一篇关于学术打假的文章让其不能获选为院士,创下中国学术界的前所未有的一大新闻,让一个和医学科学沾不上边的的法官来断学术纠纷案,实在有些让人摸不着头脑。

8. 兰州大学:兰州大学作为教育部布局大西北的重点支持高校,国家在很多政策上都对兰州大学倾斜对待。但是在2006年10月,爆出特大商业贿赂案,兰州大学院长书记两厅级官员利用负责住宅楼萃英花园及该医院医疗综合大楼工程建设项目的职务便利大肆收受建筑商巨额贿赂,涉案金额高达1593万元。

9. 天津大学:2006年11月,天津大学原校长单平被罢免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职务,该决定的起因是天津大学分管财务副校长杭建民挪用资金炒股票,造成天津大学的损失3750万元以上。时任校长单平在这一重大资金损失案中负有失察责任,其行为构成严重失职错误。创下中国高校挪用公款炒股第一案。

10. 中国人民大学:高校不惜重金大兴土木的现象,早已不是新闻了,最新一条是2006年8月,媒体报道中国人民大学耗资百万给三层食堂修建了两部豪华观光电梯,一幢三层小楼,在墙体外面装上豪华的观光电梯,显赫华贵气派奢侈,很有国际化的规格和大家风范,但公众关心的是一个刻意追求外表上的“辉煌”,而漠视大学的内涵的大学,一个连三层楼房也要建“观光电梯”的大学,拿什么来自立于世界高校之林,引发人们关于对大学要求太高,还是大学迷失了自己的争论。(Link)

Posted by eygle at 9:19 AM | Comments (6)

January 4, 2007

Endian的由来

出处:http://www.eygle.com/digest

一、引子
  在各种计算机体系结构中,对于字节、字等的存储机制有所不同,因而引发了
计算机通信领域中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即通信双方交流的信息单元(比特、字节、
字、双字等等)应该以什么样的顺序进行传送。如果不达成一致的规则,通信双方
将无法进行正确的编/译码从而导致通信失败。目前在各种体系的计算机中通常采
用的字节存储机制主要有两种:
big-edian和little-endian。本文简要描述这两种存储机制的来历、特点和区别。
  
  为了叙述方便,下面先对本文中将要用到的两个术语做简单的定义。
  1、MSB
  MSB是Most Significant Bit/Byte的首字母缩写,通常译为最重要的位或者最
重要的字节。它通常用来表明在一个bit序列(如一个byte是8个bit组成的一个序
列)或者一个byte序列(如word是两个byte组成的一个序列)中对整个序列取值影
响最大的那个bit/byte。
  2、LSB
  LSB是Least Significant Bit/Byte的首字母缩写,通常译为最不重要的位或
者最不重要的字节。它通常用来表明在一个bit序列(如一个byte是8个bit组成的
一个序列)或者一个byte序列(如word是两个byte组成的一个序列)中对整个序
列取值影响最小的那个bit/byte。


二、endian的由来
  1、Definition
  endian: The ordering of bytes in a multi-byte number.
定义:在计算机系统体系结构中用来描述在多字节数中各个字节的存储顺序。


  2、Etymology
  The term comes from Swift's "Gulliver's Travels" via the famous paper
"On Holy Wars and a Plea for Peace" by Danny Cohen, USC/ISI IEN 137,
1980-04-01.
  The Lilliputians, being very small, had correspondingly small political
problems. The Big-Endian and Little-Endian parties debated over whether
soft-boiled eggs should be opened at the big end or the little end.[From:
Free On-Line Dictionary Of Computing or Jargon File]
  词源:据Jargon File记载,endian这个词来源于Jonathan
Swift在1726年写的讽刺小说 "Gulliver's Travels"(《格利佛游记》)。该小说
在描述Gulliver畅游小人国时碰到了如下的一个场景。在小人国里的小人因为非常
小(身高6英寸)所以总是碰到一些意想不到的问题。有一次因为对水煮蛋该从大的
一端(Big-End)剥开还是小的一端(Little-End)剥开的争论而引发了一场战争,
并形成了两支截然对立的队伍:支持从Big-End剥开的人Swift就称作Big-Endians
而支持从Little-End剥开的人就称作Little-Endians......(后缀ian表明的就是支持
某种观点的人:-)。Endian这个词由此而来。
  
  1980年,Danny Cohen在其著名的论文"On Holy Wars and a Plea for Peace"
中为了平息一场关于在消息中字节该以什么样的顺序进行传送的争论而引用了该词。
该文中,Cohen非常形象贴切地把支持从一个消息序列的MSB开始传送的那伙人叫做
Big-Endians,支持从LSB开始传送的相对应地叫做Little-Endians。此后Endian这
个词便随着这篇论文而被广为采用。


三、各种endian
  1、big-endian
  A computer architecture in which, within a given multi-byte numeric
representation, the most significant byte has the lowest address (the
word is stored "big-end-first").  
Most processors, including the IBM 370 family, the PDP-10, the
Motorola microprocessor families, and most of the various RISC designs
current in mid-1993, are big-endian. [From: Free On-Line Dictionary Of
Computing or Jargon File]
  big-endian:计算机体系结构中一种描述多字节存储顺序的术语,在这种机制
中最重要字节(MSB)存放在最低端的地址上。采用这种机制的处理器有IBM3700系
列、PDP-10、Mortolora微处理器系列和绝大多数的RISC处理器。


+----------+
| 0x34 |<-- 0x00000021
+----------+
| 0x12 |<-- 0x00000020
+----------+
图1:双字节数0x1234以big-endian的方式存在起始地址0x00000020中


  在Big-Endian中,对于bit序列中的序号编排方式如下(以双字节数0x8B8A为
例):
bit 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
val | 1 0 0 0 1 0 1 1 | 1 0 0 0 1 0 1 0 |
+----------------------------------------+
^ 0x8B 0x8A ^
MSB LSB
图2:Big-Endian的bit序列编码方式


  注1:通常在TCP/IP协议栈所说的网络序(Network Order)就是遵循Big-Endian
规则。在TCP/IP网络通信中,通信双方把消息按照如图2的方式进行编码,然后按
从MSB(Bit0)到LSB的顺序在网络上传送。
  2、little-endian
   A computer architecture in which, within a given
16- or 32-bit word,bytes at lower addresses have lower significance (the
word is stored "little-end-first"). The PDP-11 and VAX families of
computers and Intel microprocessors and a lot of communications and
networking hardware are little-endian.
  The term is sometimes used to describe the ordering of units other
than bytes; most often, bits within a byte. [From: Free On-Line Dictionary
Of Computing or Jargon File]
  little-endian:计算机体系结构中一种描述多字节存储顺序的术语,在这种机
制中最不重要字节(LSB)存放在最低端的地址上。采用这种机制的处理器有PDP-11、
VAX、Intel系列微处理器和一些网络通信设备。该术语除了描述多字节存储顺序外
还常常用来描述一个字节中各个比特的排放次序。


+----------+
| 0x12 |<-- 0x00000021
+----------+
| 0x34 |<-- 0x00000020
+----------+
  图3:双字节数0x1234以little-endian的方式存在起始地址0x00000020中


  在Little-Endian中,对于bit序列中的序号编排和Big-Endian刚好相反,其方
式如下(以双字节数0x8B8A为例):


bit 15 14 13 12 11 10 9 8 7 6 5 4 3 2 1 0
+-----------------------------------------+
val | 1 0 0 0 1 0 1 1 | 1 0 0 0 1 0 1 0 |
+-----------------------------------------+
^ 0x8B 0x8A ^
MSB LSB
图4:Little-Endian的bit序列编码方式


  注2:通常我们说的主机序(Host Order)就是遵循Little-Endian规则。所以
当两台主机之间要通过TCP/IP协议进行通信的时候就需要调用相应的函数进行主机
序(Little-Endian)和网络序(Big-Endian)的转换。
注3:正因为这两种机制对于同一bit序列的序号编排方式恰恰相反,所以《现
代英汉词典》中对MSB的翻译为"最高有效位"欠妥,故本文定义为"最重要的bit
/byte"。


  3、middle-endian:
   Neither big-endian nor little-endian. Used of
perverse byte orders such as 3-4-1-2 or 2-1-4-3, occasionally found in
the packed decimal formats of some minicomputer manufacturers.[From:
Free On-Line Dictionary Of Computing or Jargon File]
  middle-endian:除了big-endian和little-endian之外的多字节存储顺序就是
middle-endian,比如以4个字节为例:象以3-4-1-2或者2-1-4-3这样的顺序存储的
就是middle-endian。这种存储顺序偶尔会在一些小型机体系中的十进制数的压缩格
式中出现。
四、收尾
  要详细解释这两种编码顺序已经超出本文所涉及的内容,如果你有兴趣的话可
以参考上面提及的Danny Cohen的论文("On Holy Wars and a Plea for Peace"),
该论文详细的描述了这两种编码顺序的历史、所基于的数学理论和各自拥护者争论
的焦点等知识,绝对可以大饱你打破沙锅问到底的内心需要。


五、References & WebLinks
1. Free On-Line Dictionary Of Computing
[http://foldoc.doc.ic.ac.uk/foldoc/index.html]
2. Jargon File [http://info.astrian.net/jargon/]
3. Gulliver's Travels《格利佛游记》
[http://www.jaffebros.com/lee/gulliver/]
4. On Holy Wars and a Plea for Peace
[http://khavrinen.lcs.mit.edu/wollman/ien-137.txt]

Posted by eygle at 8:26 PM | Comments (2)

2006经典语录选

出处:http://www.eygle.com/digest

1、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我叫郭德纲。(郭德纲语录)

2、刑捕头叫:“放下臭豆腐!释放人质!举手投降!这是你们唯一的机会……(《武林外传》语录)

3、1644年6月6日,满族人攻入北京,为以后中国电视剧事业作出了杰出贡献。(一位上海诗人这样评价时下清剧的泛滥。)

4、我长得挺漂亮,又是单身,男人不可能对我没兴趣!别人不敢穿的我敢穿,别人不敢说的我敢说,别人不敢做的我敢做!我像一颗水蜜桃,而王家卫是榨汁机。(章子怡语录)

9、内事不决问老婆,外事不决问Google!

10、针对日前中国联通推出的以周杰伦的爷爷做形象代言人,名为“孙子才玩动感地带”的活动,中国移动立即做出反应,他们声称已经签约姚明父亲,即将开展大规模宣传“儿子新时空,老子全球通”的口号。

而后,中国联通聘请82岁新婚的杨振宁教授为新形象代言人,宣传口号是:“我还能!”中国移动为了反击,立即请杨振宁的夫人翁帆为新形象代言人,宣传口号:“你不能,我能叫你能!~~~”(江湖传闻)

11、某大学校园铁栅栏都是带尖头的,其上面的警示牌标语如下:男生一不小心翻,就会变成女生……女生一不小心翻,就会变成女人……

12、女人读书不宜多,因为在男人心目中:大专生是小龙女,本科生是黄蓉,研究生是赵敏,博士生是李莫愁,博士后是灭绝师太,硕博连读更可怕——是传说中的“东方不败”!!!

男人读书不宜多,因为在女人心目中:大专生是韦小宝,本科生是段誉,研究生是丁典,博士生是陈家洛,博士后是欧阳峰,硕博连读呢——他就是可怕的“岳不群”了!!!

13、我们一家三口都在读MBA。(上海推出学费2年2万的儿童MBA教育项目,700余幼儿争读,某白领有了上述自豪之语。)

14、铁饭碗的真正含义不是在一个地方吃一辈子饭,而是一辈子到哪儿都有饭吃。

16、“在毛主席遗体前我觉得自己很渺小,能够有机会参观纪念堂是我莫大的荣幸。”(拳王泰森到毛主席纪念堂瞻仰了自己一生崇拜的伟人遗容。多年来泰森一直不掩饰自己对毛主席的热爱,他曾说过:“毛主席是拥有力量的伟人。”泰森还将毛主席头像刺在了自己的右胳膊上,他曾经通读了《毛泽东选集》。)

18、要采访我,必须先和我上床;在床上能用多长时间,我就给你多长时间的采访。(北京某媒体一男记者在向木子美提出采访要求时得到的答复。)

19、你愿意和我睡吗?(一家公司的床垫广告。)

23、身为市长应该尽力提供市民各种服务,但是很抱歉,恕不包括这一项。(刘德华前女友喻可欣宣称台北市长马英九是自己理想的人工授精对象,马英九对此回应。)

24、两岸合作,赚世界的钱,有什么不对?(连战北大讲演最能引起共鸣的一句感言。)...

Posted by eygle at 5:40 PM | Comments (2)


CopyRight © 2004-2008 eygle.com, All rights reserved.